当前位置:深圳文化网 >> 相约大运闪耀鹏城
从李白委托朋友 编诗集说起

  李白一生曾委托两位名家为他编辑过诗集。在这两次委托中可以观察出李白心态的变化轨迹。李白在当时,因诗而出名,故在当时就有许多粉丝。其中唐代诗人魏颢就是其中之一。魏颢在《李翰林集序》中记载,李白是以道士的身份入京的,并非后人理解的以诗人的身份入京。且李白对他说,皇上本来是许诺他让他做中书舍人的,因为张垍排斥而被逐。

  作为名满天下的大诗人,李白在生前就有很多粉丝。在众多粉丝中,魏颢堪称之最。行为也极为独特。

  魏颢原名叫魏万,曾在王屋山下做隐士,号为王屋山人。他平生自负,世称狂人。但他对李白却是非常敬慕。按魏颢自己所说,如同司马相如钦慕蔺相如,王子猷雪夜访戴安道。他认为李白平生行事、为人与自己颇为暗合。

  为了一睹李白风采,他从王屋山出发,一路追到浙江天台山,但却未能实现他的愿望。后来历经半年,才在江苏扬州与李白相遇,相遇之时激动地奉上他创作的四十八韵的长诗《金陵酬李翰林谪仙子》。李白大为感动,即刻与这个年轻人结为忘年交。李白说魏颢爱古好游、超凡出世,预言以后他必著大名于天下。却如李白所说,后来魏颢果然考中了进士。当时李白还托付魏颢把自己的诗文编成集子。在魏颢返还王屋山时,李白写了一百二十韵的长诗《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并序》以赠别。

  李白与魏颢的关系亲密至此,因而魏颢在《李翰林集序》说李白是以道士的身份入京的,应该比较可信。至于按李白所说,皇上本来是许诺他让他做中书舍人的,但因为张垍排斥而被逐。至于李白为何受张垍排挤,至今还是个谜。

  从这些关系而言,李白当时是十分自负的,当他把诗集整理之事,交于魏颢时,实际上就是一种清高所表现出来的心理之状,而认为魏颢一定会发达成名,就是因为整理他的诗集而闻名。虽未直说,但潜台词就是明眼人一看便知的。其实李白本来就可以自己整理诗集,远游天下,又有什么理由让别人为他整理诗集呢?从这里可以反映出当时李白确实诗名很大,二是李白狂妄自大的天然本性使之。

  李白第二次委托别人整理诗集,那就是他的晚年在当涂生活的最后两年。李白在一生的远游天下,确实生活迫于窘迫了,而李白又很清高,在朋友家寓住很长时间,不管怎样都是一种寄人篱下的感受。唐上元二年(761),从金陵来到当涂的李白,很想得到在当涂任县令的族叔李阳冰帮助。因为他确实需要再有一个人能够真真切切地帮助他,摆脱这种窘况,但又迫于面子,不好直说,于是写下《献从叔当涂宰阳冰》一诗含蓄地点明了李白的窘境和来意。诗首高度赞扬李阳冰的容貌和诗才德政,诗尾才陈述了自己无依无靠的困难处境。从诗里所言,我们知道李白是在冬天由金陵来当涂访问阳冰的,因为单靠金陵朋友的周济,确如“斗水浇长鲸”,已很难维持生活,这才是投靠李阳冰的真意所在。

  谁知,李阳冰并没有细细推敲此诗的内在动机,以为李白不过是来当涂游玩,故而在接待了李白之后,准备为李白备船送行。临行,重读李白此诗才发现李白的真正处境。气度轩昂的李阳冰读之,怎能不竭力相助,待友以仁,让晚年的李白有了一个栖身之所和归宿之地呢!

  于是赶紧挽留李白,在当涂居住了下来。李白在当涂居住了很长时间,但却一直身体不好。诗人在疗养期间得到了李阳冰的精心照料,病情渐渐有所好转。期间李白见有人为族叔写真画像,自然感谢之情受到激发,故遂将对李阳冰的深刻印象化为诗一般的褒奖之辞,写就了《当涂李宰君画赞》一文,表达了对族叔李阳冰的由衷的敬意与感谢。

  唐代宗宝应元年(762)十一月,李白一病不起。他时常担心自己会再次流浪奔波,他真的很疲惫了,他不想在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盼望安度晚年了。但又不好意思长期居住于此,于是在病榻前将自己的诗文草稿交给李阳冰,请他编辑作序。实际上其真正的用意,是想为长期留居于当涂找理由。这就是李白的聪明之处了。但又有多少人知道其中的奥妙呢!

我要评论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