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文化网 >> 相约大运闪耀鹏城
春泥

  老家旧村落改造,房屋被推,瓦砾处处。破败刘丢里,喜获几个被弃的青瓦瓮,宝贝似的搬回。先在底部钻个小孔,又填了半瓮泥,静静置于院子一角,只待秋分时,移栽几棵牡丹。

  冬天下了场雪,春天洒了阵雨。一天,我打瓮边经过,意外发现,瓮口郁郁青青,莹绿衬着青瓦,有浑朴之美。这,是怎么回事?蹲下细看,才发现是些自发的野草花。那些草,有三叶草、狗尾草、荠菜。还有两棵荩草——一种《诗经》里被称作“绿”的染料植物。一个亮晶晶的嫩芽,像指甲草,正弓着腰,努力翘出头来。一条蚯蚓,几只蚂蚁,在“丛林”里忙碌。蝴蝶来了,蜜蜂也来了。

  那个下午,很长时间,我什么也不做,只蹲在瓮边发呆,有许多奇奇怪怪的想法,如“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如“顺其自然”、“无为而治”、“天恩浩荡”……春天是眷顾懒人的,几坨春泥几个瓮,轻易就幻化成了风景。我,几乎是不劳而获!

  杜甫诗云“春泥百草生。”春泥,看似简单,却包罗万象,春天所有的色彩、声音都潜藏其中。抑或是,我们看了场魔术,刚刚什么还没有,转眼间,又处处香培玉琢,腾腾烈烈。迎春花是从泥里“砰”的一声炸出来的,像礼花,像星星;玉兰花是鸽子,从泥里飞出来,飞到树梢,卧着;樱花桃花梨花紫荆花,是泥里蒸出来的云霞;牡丹的花胎最大,孕育时间最长,等到花大如斗,春天已呈井喷之势,满城的人,兴奋得似要疯掉!

  所有生命,都从春泥而发。柳条是泥里拔出的丝绦;小草是大地的汗毛。扔一块泥巴出去,瞬间化作一只只燕子;一尾尾鱼,在水里吐泡,它们原本是河里的一把把塘泥,被春天感化了。连石头都温柔起来,茸茸地生着绿苔……

  这时节,容易想起泥土抟人的神话。应该是个寂寞春日,太阳将要落山,黄河水漾着一圈一圈的碎金。地母女娲坐在河边,百无聊赖。当看到自己的倒影时,她灵机一动,突然想做些跟自己一样的东西。她挖了一把河泥,抟成自己的模样。太阳渐渐下沉,为了造得更快,她用藤条甩将起来。于是,一串一串的黄泥浆,迅速变成一批批蹦蹦跳跳的东西。看着这些“会行走的春泥”,女娲笑了,得给他们取个名字,就叫他们——“人”吧!

  春天多雨。是雨,将春天揉成了泥。泥里有牛,牛拉着犁,犁铧上翻滚着泥浪。春泥满路,各色鸟儿在唱,鸟的翅膀上粘着雨滴。马在春泥里嘶嘶。一地瓜秧,几行春韭,都在泥里静默。斜风微雨里,人在花间,能闻到春泥喷溢出的花香,酒香,和蜜香。须晴日,燕子在泥上飞,鸳鸯在沙里睡,一排排乳鸭在春江里游。暖暖的泥里,三三两两的人,正弯着腰插秧。谁家的猫,踩着春泥,夜夜不停地叫?

  风吹过,片片花瓣,缓缓地落在泥里。樱花飞雪阵阵,梨花空空灵灵,桃花一地胭脂泪……“春工十八落泥土”,生于泥,最终又化成泥。所有的花,开得认真,落得也认真。一树繁华,换得一地锦绣。

我要评论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