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文化网 >> 相约大运闪耀鹏城
秦勇:重回青春

  中年失意的代驾司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摇滚青年、婚姻破碎的女人、被金钱蛊惑的制片人、热衷买彩票的老母亲,这些形形色色的人物在《走出尘埃》的故事中相互交织,极具时代群像意义。在见招拆招的生活里,说了那么多违心的话,做了那么多不情愿的妥协,“那我到底是谁?”导演谢晓东尽力表现出人生必经的“喜怒悲苦忧”,并选择由秦勇饰演的方和平作为这一切情感的最终出口。方和平经历的种种,秦勇几乎都经历过,以至于在初看剧本时感叹:“这不就是我吗?”秦勇在最青春的十年里担任黑豹乐队主唱,无奈因家中老小变故隐退歌坛,方和平则遭遇了一个接着一个的人生低谷。走出尘埃,看清周遭,探究内心,是两人相同的功课——老炮儿归来,寻回少年模样,哪怕瞬间。

  最佳男主

  尽管隐退歌坛多年,但秦勇从未想过转型去做演员。“演戏对我来说挑战太大,从心底上抵触,我本身比较内向,让我当着别人的面喜怒哀乐 太难了!”

  摇滚乐,功课大都是做在幕后,作曲、写词、编曲、排练,秦勇对这一套工作流程无比擅长,登上舞台,放飞自我就好了,人们自然就看到摇滚歌手最酷的一面。但演戏不同,你的每一个微小表情都将被镜头记录。

  摇滚歌手跨入影视行业早有先例,崔健拍了《蓝色骨头》,郑钧拍了《摇滚藏獒》,最兢兢业业的当属前零点乐队主唱周晓鸥,十余年间拍了12部电影,16部电视剧,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大谈心声,此生最爱演戏。

  相比这些跨界前辈,秦勇显得被动许多。谢晓东把《走出尘埃》的剧本拿给资方,收到的建议是,找罗大佑、李宗盛这般的乐坛大拿出演。谢晓东真的去找了罗大佑,罗大佑试着给他演了一段,最终以笑场收尾:“你觉得我喊别人妈,像吗?”

  谢晓东在脑海中搜索一番,才想到了秦勇。秦勇看过剧本后,大受感触:“这不就是我吗?”

第一次试戏在一间办公室里,谢晓东让秦勇把墙当成一棵树,表演一段懊恼万分,拳打脚踢。没想到,秦勇一拳将石膏墙打穿了,冲着这投入的劲儿,敲定了男一号。

  “一张白纸”是谢晓东对秦勇的评价,“摇滚乐在舞台上无非就是激情和真诚,其实演戏也一样,表现的也是激情和真诚,也没有人吃你,你只有演好了,大家才会欣赏。”秦勇告诉记者,这一番话让一个菜鸟找到了信心。

  去年6月,秦勇凭借《走出尘埃》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单元获最佳男主角。但剧组中的秦勇一直心存惶恐:“剧组百来人就看你,要是出了啥差错,对不起大家。”

  摇滚青春

  秦勇赶上了摇滚乐的好时代,在黑豹乐队已经如日中天时接任主唱,青春都挥洒在金子般的九零年代。他先后参与录制了乐队《无是无非》《不能让我的烦恼没机会表白》《黑豹V》三张专辑。

  置换时空,仅从人气上作比较,当年的黑豹乐队不输如今的TFBOYS,只不过如今追星的方式百花齐放,当年则更为含蓄,秦勇总会收到看不完的歌迷来信。 而电影中的方和平也曾是一支硬摇乐队的主唱,穿着打扮也和黑豹相差无几。

  窦唯之后,顶着盛名的黑豹乐队一直遭受着诸多质疑,成员变动频繁,作品也难保水准。这是公众人物难逃的命运,被奉上鲜花,也遭遇飞来的石子。

  2004年,黑豹乐队更换主唱,从此秦勇便了无踪迹。10年后的一天,才在《出彩中国人》中现身,评委蔡明向他发问:“这些年秦勇到底去哪了?”

  沧海桑田

  秦勇去哪儿了?《走出尘埃》在开头便作出了回答。

  已成为代驾司机的方和平遇见了一位歌迷客人,“你们当初不解散,现在多牛逼啊!”驾驶座上的方和平一脸尴尬。但歌迷客人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不仅借着酒劲索要签名合影,还多塞了几百块小费。

  赶上末班公交的方和平,拿出小费数了数,望向车窗外的北京。那一刻,方和平的心不是麻木的。

  秦勇自然没有落魄到去做代驾司机,只不过在现实中,有太多人被生活逼迫,偏离了理想的轨迹。就如《走出尘埃》中,曾经和方和平一起玩摇滚的大勇听见别人唱自己写的网络神曲,恶心到告诉对方“音乐要有灵魂”,这便是谢晓东所言“喜怒悲苦忧”中的悲伤。

  电影中,方和平因为父亲在自己的演唱会上去世而崩溃,现实中,秦勇因为父亲在自己的演唱会上去世而逃离;电影中,方和平有一位患有老年痴呆的母亲,现实中,秦勇有一个患有重度感统失调的儿子。

  秦勇发了一条长微博讲述了自己和儿子的故事:“医生说,患有重度感统失调的孩子如果12岁前纠正不过来,这辈子都很难再纠正过来了。”为此,他放弃了音乐,一心陪伴儿子。

  为了让孩子康复,秦勇曾带着儿子去西藏寻药,等要回来时发现钱花光了,只好买从青海到北京的硬座,不料车上人山人海,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秦勇拉着儿子的手挤进厕所,一路捱到北京。

  方和平一心想开了小饭馆,却因被骗而欠下一屁股债,只好参加真人秀挣钱。深夜的演播室里只有一盏灯,打在舞台的中央,方和平抱起多年未弹的吉他唱了一首罗大佑的《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有一句歌词:“ 搞不懂为什么沧海会变成桑田。”

  向光前行

  在谢晓东看来:“代驾司机这个职业很不一样,他拉开车门进入的是一个不正常的世界,是一个喝醉酒人的世界,和现实世界构成一个很立体的关系。”

  方和平再一次载到了那位歌迷客人,歌迷客人醉醺醺地吐槽,陪客户喝到烂醉也只能死扛。接着拿出了方和平当初乐队的CD在车里播放,热血沸腾的鼓点与失真吉他争锋相对,歌迷客人疯狂地喊着:“摇滚万岁!”方和平头也不回,向着光走向那个自己远离已久的摇滚舞台。

  同样逆光前行的还有现实中的秦勇。2014年,周晓鸥在《我是歌手》中演唱了黑豹乐队的经典歌曲《无地自容》,秦勇参与了VCR的拍摄,这段视频被儿子看见。“他们都可以唱歌你干嘛不唱?”

  2013年,秦勇受儿子鼓舞录制了新专辑《一起长大》,重回舞台,并且带着儿子一起演出。而之所以要接拍电影,也是因为儿子总把“我要当导演”挂在嘴边。

  “有这么一个机会,再好不过,既能帮上孩子,又是一次新的尝试,何乐而不为?”他把初次触电称为“为儿子蹚一条路”。

  《走出尘埃》在方和平无比激情的演出中结束,或许在演出结束后,他又将变回代驾司机,做着开饭馆的梦。生命中总有些时刻,就像灰姑娘的水晶鞋,但至少走出这片尘埃,哪怕一瞬间。

我要评论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