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文化网 >> 相约大运闪耀鹏城
唐诗肆说

   朱庆馀《闺意献张水部》

  洞房昨夜停红烛,

  待晓堂前拜舅姑。

  妆罢低声问夫婿,

  画眉深浅入时无。

  张籍《酬朱庆馀》

  越女新妆出镜心,

  自知明艳更沉吟。

  齐纨未是人间贵,

  一曲菱歌敌万金。

  张籍以一首《节妇吟》闻名天下。他在诗中变身为女子,很节烈又很暧昧地表达了一个“身许家国,心里也有你,恨不相逢未嫁时”的意思,让有意拉拢腐蚀他的权奸李师道无可奈何。

  以夫妇喻君臣,是从“三纲”的逻辑公式中推导出来的诗法,虽然现在看人格显得扭曲了一点,但在古时候那样写是正路,没毛病。就是不知道皇后要是放开了去推导,思想会达到多么深邃的境界。

  一方面张籍把自己当老婆搞出了名,另一方面有人又把张籍当老公也搞出了名。朱庆馀的这首《闺意献张水部》并不是向张籍汇报他“听房”的收获,而是自比惴惴不安的新娘,表达一种谦退之意。

  张籍当初对朱庆馀多有提携,曾极力称许朱庆馀的诗才。得到久负诗名的张大师的赏识,朱庆馀由此声名鹊起,直到顺利地通过科考进士及第。登第之后,朱庆馀并没有得意忘形,仍旧保持谦虚、低调,更是以感恩、恭敬之心对待张籍。这首《闺意》,便是朱庆馀自比新嫁娘,把自己的诗作比作新娘的妆容,向张籍表达求教之意。

  张籍酬答朱庆馀的诗,也体现出思想的深邃。尊重了朱大才子变性的自主选择,但并没有同意跟他结婚,因为“三纲”上没有这种算法。唉,说人话,就是张籍的回复也很得体,夸赞“美女”明艳动人却不自骄,而比穿衣打扮的美更可贵的,是人的品德和才华。

我要评论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