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文化网 >> 相约大运闪耀鹏城
肆说唐诗

  李贺《梦天》

  老兔寒蟾泣天色,

  云楼半开壁斜白。

  玉轮轧露湿团光,

  鸾佩相逢桂香陌。

  黄尘清水三山下,

  更变千年如走马。

  遥望齐州九点烟,

  一泓海水杯中泻。

  配李贺的成语,除了石破天惊之外,还得有一个天上人间,不对,天马行空。这位鬼仙,不太喜欢在人间好好呆着,写诗的时候,人间的事没扯上几句就往天上走。要么就干脆直接上天,用“上帝视角”俯视一下可怜的人间,就像这首《梦天》。

  《梦天》就是写梦到了在天上呆着。天上比较稳当能呆的地方,除了人间看不着在哪的天宫,就是经常能看到的月宫了。日宫?没听说过,而且太热。从李贺的很多诗作中可以看到,他不太喜欢明亮燥热的环境,喜欢湿冷朦胧缥缈,那样负离子会比较多。所以李贺没有考虑就上了月宫。

 前四句写的就是月宫的景色。倒也没什么特别之处,没有超出古人的“常识”之外,无非就是玉兔银蟾白轮丹桂这些,要是 我几乎相信了李贺是天神下凡,或者是现代人穿越。

  后四句就是从天上俯瞰人间。黄尘清水三山,指的就是人间的山川大地。在“上帝视角”看来,时间空间都浓缩了,画面不仅缩小,还按了快进,大地变成了一块小地儿,千年沧桑更是一瞬飞逝。最后,李大仙启用了真正的卫星定位,观察了一下人间的老家东土大唐或者中土大唐,正在如火如荼开发建设的九州,如同九点细小的烟尘,浩瀚的大海也不过就像一小杯水。

  说的是梦,梦的是天,表露的却是李贺的心。月亮代表他的心,不是爱谁有多深,而是睥睨千载,目空一世。

我要评论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