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文化网 >> 相约大运闪耀鹏城
昭君出塞之我见

  王昭君,名嫱,秭归人。选入汉元帝宫中,多年未能见御。匈奴呼韩邪单于来汉朝求婚,她请求出嫁,获准,生儿育女,死在匈奴。如何认识这段“跨国婚姻”,历史上写这个题材的作品多达数百篇,表达的观点也不尽相同。笔者选择几种主要的观点,加以述评。

  一个最主要的观点,认为王昭君远嫁异邦是个悲剧。持论者众多,可以杜甫为代表。杜甫在《咏怀古迹五首》之三写道:

  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

  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月夜魂。

  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

  诗中营造了浓重的悲剧气氛。紫台指汉宫,朔漠指匈奴,由紫台到大漠,居处环境严重恶化。而身死异邦,黄昏中孤零零的青冢,更显得惨淡凄凉。作者指出王昭君的不幸遭遇,是由于画工没有准确画出她的美丽容貌,导致多年失宠。她远在匈奴,不得生还,只能在月夜里魂归故乡。她留下的琵琶乐曲,诉说着无穷的怨恨。诗境悲惨哀绝。杜甫一生以儒家学说为思想主导,儒家思想是“严华夷之辨”的。由于两千年间的封建社会主要是以儒家思想作为统治思想,所以认为王昭君的婚姻是悲剧的人为数众多。这种以“严华夷之辨”的理念来判断王昭君婚姻的悲剧性质,是值得商榷的。它的缺陷在于忽视了当事人的特殊情况,包括她的生活处境、心情以及出嫁异邦的背景。

  第二种观点认为,远嫁异邦固然是悲剧,留守汉宫同样是悲剧。这种观点以王安石为代表。王安石在《明妃曲》中写道:

  明妃初出汉宫时,泪湿春风鬓脚垂。

  低徊顾影无颜色,尚得君王不自持。

  归来却怪丹青手,入眼平生几曾有?

  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

  一去心知更不归,可怜着尽汉宫衣。

  寄声欲问塞南事,只有年年鸿雁飞。

  家人万里传消息:好在毡城莫相忆。

  君不见咫尺长门闭阿娇,人生失意无南北!

  诗中一方面把昭君出嫁写得凄凄惨惨:写她泪湿春风面,写她低回顾影、容颜惨淡,写她留恋汉宫,写她思念家乡。另一方面则认为她留在汉宫也不得善终,因为“意态由来画不成”,而皇帝却靠画工画像来识别宫女的容貌,这就已经种下了悲剧的种子;再者,皇帝哪里会钟情于一人?即便被一时宠幸,也可能被打入冷宫,即如那个陈阿娇,曾被武帝何等宠爱,不照样被闭锁在长门冷宫里吗?人生失意,是不论远嫁异邦还是身居汉宫的。应该说,王安石在挖掘王昭君悲剧的根源上,是比他人深刻的:是皇帝的昏庸造成的。但他仍然把王昭君远嫁异邦看成是悲剧,并没有跳出“严华夷之辨”这个思想大圈子。

  第三种观点,是把王昭君的出嫁说成是她为了“搞民族之间的团结”,这是现代的“古为今用”思维模式,曹禺编写的五幕话剧《王昭君》可以作为代表。

  历史就是历史,历史拒绝任意更改。笔者认为,王昭君出嫁匈奴,既非悲剧,也不是为了“搞民族之间的团结”,她自有她个人的心思。她出嫁匈奴是自己的选择,并非别人的强迫,《后汉书·南匈奴传》记载:“时呼韩邪来朝,帝敕以宫女五人赐之。昭君入宫数岁,不得见御,积悲怨,乃请掖庭令求行。”(《后汉书》第10册,第2941页,1965年版)这段话的两个要点值得注意:其一,汉元帝答应把五个宫女赐给单于,却并没有具体圈定是谁,他是让宫女们自己报名。这里面就有风险存在,报名者显然是出于对汉宫生活的不满,闹不好就会背上背弃皇帝的罪名,所以需要横下心来。其二,昭君是主动请求出嫁的,她找到管理后宫的官员,提出自己的要求。原因也说得很清楚:多年见不到皇帝的面,内心积悲积怨。笔者揣摩她的心思,应该是这样的:与其这样寂寞无聊老死在汉宫,不如借此机会出嫁匈奴,让自己真正作一回女人!笔者这个判断,是从一般人性的角度做出的,惟其如此,或许才更近于真实。

我要评论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