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文化网 >> 相约大运闪耀鹏城
肆说唐诗

  白居易《故衫》

  暗淡绯衫称老身,

  半披半曳出朱门。

  袖中吴郡新诗本,

  襟上杭州旧酒痕。

  残色过梅看向尽,

  故香因洗嗅犹存。

  曾经烂熳三年着,

  欲弃空箱似少恩。

  白居易诗之难评价,还有一条原因,就是你刚觉得有了一个定论,马上就会有别的例证跳出来反驳。比如上回我说,白居易年纪越大,诗写得越随便,由于懒得推敲,不够讲究,留下不少遗憾。可是,这首《故衫》又告诉我,写得随便,未必构思不精。

  披上一件褪了色的旧衣服出门,随便吟上几句,却把诗人那些年去过的地方、受到的折腾、经过的事情,以及身份、性情、襟怀一股脑倾倒出来,顺便还把“衣不如新,人不如旧”的意思颠倒得七荤八素。这件旧衣曾陪伴白居易沉浮宦海,辗转苏杭。虽失意人生,亦诗酒年华,未改一身正,犹存两袖清……能把一件旧衣说出这么多意思的,难找出第二个。关键的是,这首诗写得非常自然,没有雕琢的痕迹。

  如果这首还不过瘾,就再读读《勤政楼西老柳》:半朽临风树,多情立马人。开元一株柳,长庆二年春。

  一条树,一条人,两条时间。就这么简单地一摆,就道尽了百年沧桑,够让人抹上一回大鼻涕了。

  随便写的诗未必不精,但既随便又不精的诗就能让人瞧不起吗?嘿嘿,也未必。读读《编集拙诗成一十五卷,因题卷末戏赠元九、李二十》:一篇《长恨》有风情,十首《秦吟》近正声。每被老元偷格律,苦教短李伏歌行。世间富贵应无分,身后文章合有名。莫怪气粗言语大,新排十五卷诗成。

  这是一首“半打油诗”,从头到尾俩字概括:嘚瑟。但是我读它的感觉,就像听老王说“实现小目标,赚他一个亿”一样。读了这首诗,想笑可以,想笑话,得看有没有笑话它的资格。不服?就先请实现个小目标,写他个一卷诗。

我要评论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