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文化网 >> 相约大运闪耀鹏城
小雅

  从前,在我们家乡,到老澡堂洗澡,更衣歇息的地方,有头室、二室、三室……平民百姓的大众消费,没有什么多大区别,头室澡资3块,可坐可躺,堂口门楣,上书两个字:“小雅”。

  小雅,就是怡然自得,不慌也不忙。撩开门帘,慢悠悠地踱步进去,泡一壶茶,扯几句闲话。

  晨起,喝一碗米粥,小雅。粥汤稀薄,盛在一口青瓷小碗里,光鉴可照人影。米水琼浆,佐五香萝卜干,迎风吹气,喝一碗粥,可解饥去渴。

  树下读《诗经》,小雅。树最好是小樟,或者桂花,闻之,有草木清香。“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诗经》本身就有“小雅”篇,读那些优美的句子,还是觉得它雅。这种雅,是小小的,心里细细密密的小欢喜,小愉悦。《诗经》里的句子,不适宜高声朗读,应该在栀子花香的晨风中,轻声慢语地读几句。

  猪头肉下酒,小雅。一人独酌,李白对饮成三人,一个是自己,一个是自己的影子,还有一个是月亮。独酌,慢条斯理,一个人品味属于自己的生活滋味。独酌的人,在晚饭花盛开的傍晚,下酒菜是半斤猪头肉。卤味的猪头肉,算不上什么美味,但它妥帖,下酒最宜。

  神仙汤泡饭,小雅。神仙汤即酱油汤,那可是我们小时候伏缺时的鲜汤。伏缺,烈日炙烤,气温奇高,叶菜不好长,我们喝神仙汤,此汤倒酱油,挑一勺猪油,放胡椒粉、蒜泥、味精,沸水冲调,鲜、咸,可替作菜汤。神仙汤,顾名思义,就是喝此汤有味蕾上的鲜,又有飘飘欲仙的感觉。神仙汤下饭,喝得脸上美滋滋的。

  小雅是小充实、小满足、小轻松、小嘚瑟,闲中得乐。

  伏夏摘一颗石榴,小雅。摘石榴不是为了吃,而是为了把玩。石榴成熟了等人去摘,无人去摘,就是无人欣赏。石榴开花后,结咧开嘴巴的果,小石榴玲珑可爱,摘一颗下来,有枝的一端插在瓶水里,摆在家里的几案上。

  纸上涂鸦,小雅。纸上画一草房子,是小时候去过的地方,房子前面有一空坪,空坪上有一棵大柳树,房子前面围一道篱笆,我和二三少年朋友围着一小方桌啃西瓜,有丰子恺漫画意境。

  被人夸几句,小雅。俗人都喜欢被人夸,心里美滋滋的。人家夸我什么呢?夸我文章写得还可以。我这个人,没有什么长处可夸,就爱捣鼓几段文字,小文章、小性情、小感觉,我其他也不比別人强,有个手艺就够了,自娱自乐,自我调节。

  好多事情,雅和俗是相对的。有钱可以雅,没钱也可以雅。钱多,可以享大雅;钱少,可以得小雅。就像《儒林外史》里写,“两个挑粪桶的,挑了两担空桶,歇在山上。这一个拍那一个的肩头道:‘兄弟,今日的货已经卖完了,我和你到永宁泉吃一壶水,回来再到雨花台看看落照!”——寻常小人物,喝茶、聊天、赏落日,皆小雅。

  小雅是自己能够感觉得到的,如果自己没什么感觉,就不是小雅了。

我要评论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