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文化网 >> 相约大运闪耀鹏城
肆说唐诗

  徐凝《庐山瀑布》 虚空落泉千仞直, 雷奔入江不暂息。 今古长如白练飞, 一条界破青山色。

  徐凝是个写绝句的能手。他留下的诗作,几乎全是绝句。绝句直截了当,常常“不讲理”,因为篇幅短,不够讲理的。爱写绝句的诗人,估计也不喜欢说理,而是喜欢直接下判断。

  古时很多的文学批评也不喜欢讲理,直接给好评差评。那,不讲理的绝句碰上不讲理的诗评,会发生什么情况?徐凝在这方面可是占过便宜也吃过大亏。

  这首《庐山瀑布》,可以说是毁誉参半。喜欢的认为它可以和李白的《望庐山瀑布》媲美,不喜欢的直接说它是“恶诗”,但是不管哪一边,都不想说为什么。

  白居易在杭州时,江东的学子都慕名而来,在杭州参加乡试,以求得到白大师的青睐和举荐。徐凝正是凭着这首《庐山瀑布》得到了白居易的赞许,击败了同负诗名的张祜,一举夺得了解元。

  张祜读到“今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顿时就服了。但是苏东坡读到这两句,却顿时就怒了。苏轼有诗云“帝遣银河一派垂,古今唯有谪仙词。飞流溅沫知多少,不与徐凝洗恶诗”。

  为什么那么烦这首诗?苏东坡没说,大伙都猜去吧。我猜呢,李白的“疑是银河落九天”是浪漫想象,而徐凝的“一条界破青山色”是实话实说。大概苏东坡不喜欢“白描”吧。

  可这不就是个“白描”吗?不喜欢没问题呀,但至于这么讨厌吗?反正我没搞懂。

  徐凝取了解元,又跟白居易、元稹、韩愈等文章巨公有交往,但是不知为什么,他竟然最后是以布衣终老。他辞别韩愈时留下了一首诗:

  一生所遇惟元白,天下无人重布衣。欲别朱门泪先尽,白头游子白身归。

  好像说出点为什么,但是没说出究竟为什么。

我要评论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