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文化网 >> 相约大运闪耀鹏城
秋桂花

  清美食家李渔曰:“秋之花香者,莫能如桂。”

  百花之中,能入馔的花儿已属难得,而能味能料能酿能渍,之后还能葆有如初那份清香,那份悦目本色,唯有桂花。八月桂花,清香馨雅,芳馥怡人,有“清风一日来天阙,世上龙涎不敢香”秋之香冠。

  桂花入馔,时来已久。宋人林洪在《山家清供》食谱就有记载:“广寒糕,采桂英,去青蒂,洒以甘草水,和米舂粉炊作糕”。把磨好的米粉加少许白糖适量清水,轻匀和开,撒上一小撮桂花,入蒸笼盖上盖,几把大火就能将米糕蒸香蒸透。原先含苞欲放的桂花铺陈于雪白的米糕上,竟然全都张开黄色花瓣,点缀在晶莹柔松的米糕上,馨香、甜美一并袭来。咬一口,柔软又爽口,甘醇又芬芳,唇齿间满是桂花香和稻米香,是江南地区最为多见的糕点。

  桂花栗子羹,唐代遗产味道,如今时令美味。新米和新上市的秋栗融于一锅,一把桂花扬于其中,盛出来,黄白相间,花儿绽放;轻啜一口,栗子香,桂花香,稻米香,岂止舌齿溢满醇香,肠胃间也一漾一漾的,人间至香也。昔日,每逢这一时节,诗人徐志摩都会专程赴杭寻丹桂,花下流连之余,不忘吃口桂花栗子羹,视为时与情之约的一大人生享受。

  桂花与春茶一同放在茶罐里,一周后,桂花香气被茶叶完全吸收了。沏上一杯桂花茶,漂浮在水面桂花,仿佛回到了枝头。于是,你发现你和春秋近在咫尺。明顾元庆的《茶谱》记载:“木樨花,须去其枝蔓,及尘垢虫蚁。用瓷罐一层茶,一层花,投间至满。”

  最是让人难以舍弃的家常糖桂花,选择花瓣未完全打开的小花朵,香气足呀;用清水将桂花洗净,掐去蒂头,一层糖一层花一层蜜放进瓷坛子,封盖,余下的一切交给时间。半月后,甘味花香融为一体,愈发浓郁。纵然秋天远去,可秋天的香却固执地滞留在甜蜜的坛子里。煲粥羹,加一勺,整个味道就甘香肆意;煮年糕,添一匙,那起起落落的桂花,亦甜亦香,无论视觉,或是味觉,都是清香美味点睛之笔。哪怕一杯白开水,有了糖桂花,平淡清水刹那变得唇齿芬芳。

  桂花性温富含锌,有暖胃、平肝、益肾、散寒之效,清赵学敏《陆川本草》记载:“干桂,姜母,炖温服,治痰饮喘咳。”用其酿酒,既润又甘,历史更悠久。屈原《九歌》中就有“援斗兮酌桂浆”记载,两千年前,祖先已把桂花制成佳酿了。东坡居士《桂酒颂》赞曰:“以桂酒方授吾,酿成而玉色,香味超然,非人间物也。”

  “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桂花生得虽琐碎,然香得雅致,食物只要经它滋润,原本平淡之味,因为有着桂花融入,味道华丽转身而不同凡香。

我要评论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