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文化网 >> 相约大运闪耀鹏城
一叶知秋

  红楼文字,浓墨重彩、精雕细刻的用力处,自然是宝黛十二钗等人。但许多过场小戏,也写得非常精彩:许多在书中只一闪而过的小人物,写得精光四射;许多一笔带过的情节,其实信息量巨大。随手一翻就是例子。比如六十回柳家嫂子悄悄交待茯苓霜来历一段:“这是你哥哥昨儿在门上该班儿,谁知这五日一班,竟偏冷淡,一个外财没发。只有昨儿有粤东的官儿来拜,送了上头两小篓子茯苓霜。余外给了门上人一篓作门礼,你哥哥分了这些……”除了道出下人情弊,还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贾府穷了。五天才等来一个送礼的,对于豪门来说,就是门可罗雀。还是薄礼。

  第五十三回,贾珍和尤氏谈论过年要领的春祭恩赏,说:“咱们家虽不等这几两银子使,多少是皇上天恩。早关了来,给那边老太太见过,置了祖宗的供,上领皇上的恩,下则是托祖宗的福。咱们那怕用一万两银子供祖宗,到底不如这个又体面,又是沾恩赐福的。除咱们这样一二家之外,那些世袭穷官儿家,若不仗着这银子,拿什么上供过年?真正皇恩浩大,想的周到。”言外之意,贾府的日子,是不单靠皇家恩赏和俸禄的。庄头年底送来的租税固然重要,此外不便明言的各种外快,应该也算是大头。但现在,这一项眼见着就要没了。不仅如此,荣国府还成了别人捞外快、敲竹杠的目标——大小太监们构成的一起外祟。太监们都敢相欺,可见气势已弱。

  贾府的败落和变穷,当然不自此日始。书一开头,就点明了大势:“如今生齿日繁,事务日盛,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划者无一,其日用排场费用,又不能将就省俭,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前半部书,一直让读者看的是“烈火烹油、鲜花著锦”,日用排场不肯俭省,一时好像忘了这茬儿。五十回后再看,都是虚热闹。省亲不必说了,贾珍曾经一语道破:“这二年哪一年不多赔出几千银子来!头一年省亲连盖花园子,你算算那一注共花了多少,就知道了。再两年再一回省亲,只怕就精穷了。”早年间江南甄家接驾四次,是拿着皇帝家的银子往皇帝身上使,荣府这次省亲,银子也都花在皇帝身上,皇帝家的银子却没来。好大亏空。还有看着热闹的花簇簇官去官来、公侯诰命庆吊嫁娶,其实都是平等的人情来往,收了要还,算不得进项。——入不敷出,坐吃山空,窘相渐露,遮都遮不住,就是五十回后的大气候。

  贾敬出殡,欠银六百零十两。贾珍一时竟筹措不来,说:“你还当是先呢,有银子放着不使。”贾母过生日,王夫人卖了一堆废品才凑够礼金。要过中秋了,贾琏熙凤只好求鸳鸯借当。到贾赦为了欠人五千两银子,就把迎春嫁人,真是只剩下个空架子了。当初,连清高至极不问俗务的黛玉都说:“咱们家里也太花费了。我虽不管事,心里每常闲了,替你们一算计,出的多进的少,如今若不省俭,必致后手不接。”可这哪里是俭省能解决的。探春兴利除弊,细算下来,一年不过节省几百两银子,类似小孩子过家家。

  这些细节,五十回后俯拾皆是。真是消息逗漏,飒飒凉意满纸。说一叶知秋还是轻了,应该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可大厦中人,还都在低头忙着过节、写诗、吃饭、喝酒、内斗,对即将到来的危险,要么毫无察觉,要么束手无策。

我要评论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