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文化网 >> 相约大运闪耀鹏城
肆说唐诗

  陆畅《惊雪》

  怪得北风急,

  前庭如月辉。

  天人宁许巧,

  剪水作花飞。

  读陆畅的这首《惊雪》,可以感觉到这位诗人很有想象力。认为雪花是天上神仙“剪水”而成,这比起谢家兄妹的“撒盐空中差可拟,未若柳絮因风起”,还显得更有创意一些。

  但是这首诗并不是陆畅最值得说道的诗。而陆畅最值得说道的诗又极为残缺,只剩下开头一句。

  所以《惊雪》这首诗就成了用来卖狗肉的羊头。羊头也不是跟狗肉毫无联系,里面有一个“巧”字可以用来概括陆畅其人、其诗。

  李白有一首著名的《蜀道难》,貌似写景,实际上有讽刺剑南节度使严武之意。房琯和杜甫当时流落蜀地,正好在严武的治下。以前说过严武,有大功也有大恶,喜怒无常,生性嗜杀。杀过他父亲的妾,杀过邻家少女,杀过名士章彝。虽然严武是杜甫的铁粉,但好几次也想杀了杜甫。因此,李白在《蜀道难》里,藏着对严武的斥责,也有对朋友安危的担忧。诗的最后那部分有几句意思很明显:“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

  从李白开始,“蜀道难”这个题材,都含有政治上的用意,似乎是专门写给剑南西川节度使看的。

  话说陆畅那年西游至蜀,见到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后,献上了一首诗,居然叫做《蜀道易》。这首诗现在只剩下了第一句:蜀道易,易于履平地。虽然只有一句,但我觉得这就足够了。

  一看就知道,这首诗是跟李白的《蜀道难》唱对台戏的。

  一看就知道,这首诗是专门向韦皋献媚的。无非是说,在您韦令公的正确领导下,蜀地正走在康庄大道上。

  据说韦皋读诗后大喜,赏给了陆畅八百匹绫罗。

  平心而论,韦皋也确实是治蜀有方,被誉为武侯再世。在唐朝,南康郡王韦皋是和郭子仪齐名的人物,小诗人对着他拍两下马屁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这么露骨的马屁诗,也实在是过分了。

  韦皋虽然很受用这首马屁诗,但心里未必看得上陆畅。大人物简单地高兴起来,往往就是一赏了事。

  “巧”字里当然带着聪明伶俐有创意的意思,但是我以为陆畅之“巧”,主要是“巧言令色”之“巧”。

我要评论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