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文化网 >> 相约大运闪耀鹏城
“有味”的苏轼

  很喜欢苏轼的一句词“人间有味是清欢”,读罢有一种克制的淡然的美好。那是他某次在山庄的农家做客,偷得浮生半日闲,品一杯清茶,尝一盘山间鲜嫩的蓼芽蒿笋,觉得淡而有本味,心情舒畅,不由感慨:人间最有味的就是这清淡的欢愉啊!

  在我的体会中,“有味”是一种属于食材原本的味道,“清欢”不仅仅是淡淡的喜悦与欢愉,更是平凡生活里的一丝诗意,生活大多数时候可能是坚硬尖刻的,就像苏轼坎坷的人生、屡遭贬谪的仕途,他经历过丧妻、丧子之痛,品尝过生活的苦楚,但依旧会有一些脆弱美好的时刻,让人心里稍微一软,悄悄地释放了一抹温柔。

  苏州园林拙政园中有一亭,名为“与谁同坐轩”,得名于苏轼的词《点绛唇》。亭子筑于西园水中小岛的东南角,背衬葱翠小山,前临碧波清池,精致小巧。亭名是一个问句,奥秘要到苏轼的原词中寻找:“闲倚胡床,庾公楼外峰千朵,与谁同坐?明月清风我。”原来“与谁同坐”的答案却是并没有旁人,这亭子只能容纳独自一人,头顶是明月,身侧是清风,名字起得很妙。

  人生的诸多路程,无人相伴,只有清风明月作伴,有许多时刻,那些隐秘的孤独、惆怅和欢愉,无人可诉,无人能懂,也并无期待,只有一个人在这明月下清风中默默感受和咀嚼。

  苏轼一直善于捕获那些隐秘的诗意,对于能懂他的内心的人,也是惺惺相惜。明曹臣《舌华录》中说了一个关于他的小故事,广为流传。苏轼一日饭后散步,拍着肚皮,问左右侍婢:“你们说说看,此中所装何物?”一婢女应声道:“都是文章。”苏轼不以为然。另一婢女答道:“满腹智慧。”苏轼也以为不够恰当。爱妾朝云回答说:“学士一肚皮不合时宜。”苏轼捧腹大笑。高山流水,知音无限,朝云是他的知己,遇到懂得是一种幸运。

  廖一梅有句名言在文艺青年中盛传——“每个人都很孤独。在我们的一生中,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无论古今,来自亲人爱人的陪伴常有,了解和共鸣却很奢侈。苏轼对这句“了解”念念不忘,多年后还写诗怀念朝云:“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失去知己,心中总缺了了一点。

  苏轼的词中佳句出时来自身边人之口,《定风波》 里有一句“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那句诗眼“此心安处是吾乡”出自于朋友王巩的妾柔奴之口。王巩因受苏轼“乌台诗案”牵连,被贬到广西宾州,小妾柔奴随行,两人一起在宾州生活多年。当王巩奉旨北归时,途中宴请苏轼。数年不见,再相聚时苏轼发现王巩不但没有憔悴落魄,反而神采奕奕,性情豁达,苏轼问其原因,王巩告诉苏轼,这几年来多亏有柔奴相伴,有相知相爱之人一起度过寂寞的岁月,才不觉艰苦。苏轼问柔奴:“岭南那里不太好吧?”柔奴却豁达地回答:“此心安处,便是吾乡。”苏东坡对这种心境大为震惊和赞赏,于是有了那首词。

  是苏轼总能遇到妙人呢,还是这些人愿意在苏轼面前表白自己内心的诗意和温柔呢?或许两者都有吧。

我要评论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