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文化网 >> 相约大运闪耀鹏城
孤城遥望玉门关

  在阳关,最让我感怀的是那首《送元二使安西》,在前往玉门关途中,望着窗外茫茫戈壁和在秋风中摇曳的红柳,一股悲壮苍凉之感袭上心头。此刻,我想到了王之涣的《凉州词》:“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章太炎先生对王之涣的《凉州词》极为推崇。诗中孤城所指的就是玉门关。试想,玉门关是一处连春风都吹不到的地方,可诗人着意描写戍边士兵的怀乡情,却悲而不怨,也无颓丧消沉的情调,甚至有一种壮阔的情怀。王昌龄的《从军行》写得更为豪迈:“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盛唐诗人的豁达可见一斑。

  其实,玉门关带给我们回味的远不止一两首诗文,历代的骚人墨客,不管是否到过两关,诗词里都会有诸如羌笛、胡马、胡烟、胡霜、烽燧、铁骑、瀚海等意象。

  玉门关距离阳关大约70公里,两关一南一北,成掎角之势。

  玉门关自汉帝国设置始,距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又称小方盘城,为丝绸之路北道的咽喉要隘。可以想象,当时玉门关如阳关一样,使者往来不断,商旅络绎不绝,驼铃悠悠绵长,一派繁荣景象。

  和阳关稍有不同地是,玉门关和西域的玉石资源息息相关,这也是玉门关得名的缘由。包括和田美玉在内的大量西域玉料主要通过此关运往中原,所以玉门关也被称作玉关、玉塞、玉门道等。

  关于玉门关确切之方位,许多考证文章看法不一,但玉门关位置在敦煌西北已成为共识,敦煌汉长城沿线烽燧遗址所出的大量简牍也证明了这一点。可能在不同历史时期,因所承载的功能有所变化,玉门关也是不断地废弃再设置。著名学者叶舒宪教授在“第二次玉帛之路文化考察活动”中途经玉门关时,就写过一篇《游动的玉门关》。

  玉门关是一座呈方形的古城堡,全部由黄土夯筑。西、北各开一门,西为长方形,北为三角形,面积约600平方米。城内东南角有一条宽不足1米的马道,城南边是盐碱沼泽地,北边不远处是哈拉湖,继续向北是汉长城。敦煌境内的汉长城,就数玉门关西北方向的一段保存最好,这段长城高度在3米以上,基宽3米,顶宽一米多,全是由土、沙、砾石夹杂芦苇夯筑。汉长城的北侧是疏勒河古道,蜿蜒逶迤的长城呈东西走向,每隔几里筑有一个烽火台。东西长城的南侧,有一支南北走向的长城,向南直达阳关,玉门关北坡东西走向的车道则直通当时的西域。

  在玉门关东面大约11公里处有一座古城堡——河仓城,其名字意为河谷中隐藏的仓库,又名大方盘城。河仓城由黄土夯筑,坐北朝南,呈长方形,看上去比玉门关要大许多。整个城堡的北壁相对完整,南北壁所留三角小孔据说是仓库的通气孔。河仓城东西北三面被草地和沼泽包围,南面为高出沼泽的戈壁所掩护,位置险要,隐蔽安全,距离两关远近适宜,这不由得让人为古人的匠心慧眼所叹服。上世纪在此发掘的汉简与西晋石碣证明,从西汉到魏晋,河仓城一直作为玉门关边防储备粮秣的军需仓库,是保留至今的非常罕见的中国古代西北边防粮仓储备重地。玉门关与河仓城生息相关,绵绵情长,它们互为臂肋,在历史上发挥过巨大作用。

我要评论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