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文化网 >> 相约大运闪耀鹏城
鸟则择木,木岂能择鸟

  1993年,辽宁省北票市附近的农民采集到一副近30厘米的鸟类化石;1995年,有关专家对外公布研究成果并把这种鸟正式命名为圣贤孔子鸟。孔子鸟是除德国始祖鸟外、世界发现的最早原始鸟类,其生存年代为1.4亿年的晚侏罗纪。

  有意思的是,孔子生前也自喻为鸟(长翅膀的不一定是天使,也可能是孔子),那是他晚年周游列国所发生的事。

  《左传》记载:孔文子是卫国的卿,想要攻打卫国的大夫太叔,便去征求孔子的意见。孔子说:“祭祀的事,我曾学过;打仗的事,没听说过。”退朝后,孔子命人驾车要离开卫国,说:“鸟则择木,木岂能择鸟?”孔文子听说后,立刻阻止孔子,并道歉道:“我不敢为自己打算,只是为了防止卫国的祸患。”于是孔子决定不走了。不久,鲁国派人带来财物以召请他回国,孔子重归鲁国。

  孔子为什么要离开祖国去周游列国,原因很简单,因为在鲁国得不到重用,这只鸟要离巢而去,择良木而栖。孔子这一离家出走,从55岁的中年飞成了68岁的老鸟。十四年的周游,历经坎坷,栖栖遑遑,却难择良木,终不得列国的重用。

  在郑国,孔子与弟子走散,只好茫然无措地傻待在东城门下,被路人形容为“累累若丧家之犬”;在宋国,有人把他曾在下面休息过的大树砍倒,以示驱赶; 在匡地,被人误以为坏人而围拘起来;在陈、蔡交界地,被陈国、蔡国的大夫们派服劳役的人围困在半道,前不靠村,后不着店,绝粮七日,几乎枉死于荒郊野岭;在齐国,谋官不遂,并遭齐景公下逐客令,只好卷铺盖逃之夭夭;在卫国,卫灵公邀孔子出游,自己与夫人同车,却让孔子的车跟在宦官之后,这冷落之举,气得孔子跺脚讥讽:“我没见到如此好色不好德之人”。

  择尽寒枝不得栖。也许是飞累了,68岁的孔子最后还是回到了鲁国,栖息在生于斯、长于斯的这棵树上。但历史并未眷顾孔子,回国后的孔子依然没有得到重用,而此时的孔子不想再飞了,潜心学问,删编《诗》《书》,修订《春秋》,从而给我们留下了珍贵的文化遗产,亦使得华夏文明得以瓜瓞绵绵至今。

  周游列国,孔子是“累累如丧家之犬”,经历是凄怆酸涩,远不如后来官拜六国之相的苏秦以及曾任秦、魏两国之相的张仪,同样是凭“三寸不烂之舌”择木而栖,人家可是舌灿莲花、大展宏图,自己却是唇焦舌敞、到处碰壁。在那礼崩乐坏、诸侯争霸的年代,孔子的主张和学说显得是那样“迂阔而不切实际”,时也夫!命也夫!

  孔子也是,干嘛非要把自己折腾成一只好鸟,难道真的非晨露不饮?非嫩竹不食?非千年梧桐不栖?也许这才叫孔子,这才是性情高洁、特立独行的孔老夫子!不过,他的“木岂能择鸟”也未免太过固执,现实社会中,“树”照样可以择鸟。在这个问题上,孔子倒是不如曹操了。

  鸟择木而栖为“枭”,木择鸟为伴也可以是“枭”。一代枭雄曹操的《短歌行》就是一首择鸟歌,求贤诗。关于此诗的写作时间,史学界一直存异,尽管没有史料为证,但从全诗所流露的情感看,余认同为赤壁之战后所作的观点。

  “青春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曹操创造性地把《诗经·郑风·子衿》中的恋人变成了能人贤才,而诗中女子对恋人的深情盼念亦转换为自己对能人贤才念念不忘的若渴之情。其实明白人至此都知道了曹操的心声,因为《子衿》诗中的“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紧接着的是“纵我不往,子宁不来?”虽然我没有去找你,但你就不能来找我吗?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我这里的月最明亮,南飞的鸟啊,难道你们还要犹豫,这里的大树最适合你栖息。赤壁之战后,曹操内外交困,因霸业受挫而忧心忡忡,痛定思痛后他决定起用新人以取代旧人,并希望天下贤才能为己所用,助他成就一统天下的雄心伟业。这不仅是修枝择鸟,也是腾笼换鸟,好木应为良禽而栖,贤臣应择明主而事。

  人生在世,何不是择栖与被择的过程,有人如愿了,大展宏图;有人犹豫了,时不再来;有人自命不凡,怨天尤人而栖栖遑遑;有人虚怀若谷,顺以自然而岁月静好。沧海桑田,白云苍狗,树和鸟的恩怨又有谁说得清呢?

  杜甫:“择木知幽鸟,潜波想巨鱼”;

  邵雍:“鸟因择木飞还远,云为无心去更赊”;

  苏轼:“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姚鼐:“乱世鸟飞难择木,男儿豹死自留皮”……

  鸟可择木,木亦可择鸟。人才的流动是双向的,识时务者为英明,合时宜者方俊杰。

我要评论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