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文化网 >> 相约大运闪耀鹏城
阳春召我以烟景

  郭茂倩的《长歌行》,十来岁时记诵,只觉得最后一句“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非常好,又顺口又警醒,后来,到底也被忘在了光阴里。前几天看报纸,一句诗跳到眼前: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心底陡然明亮,这么好的诗句,形容春天的到来,再精当不过。查了下,才知道,竟是出自曾经熟背过的《长歌行》。

  多年的错过,再相遇,格外开心,还有幸运。展开桌上的手帕纸,一笔笔写上“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再细细叠好,放到口袋里,这才放心。口袋里藏着一个春天的恩惠和光芒,像孩子拥有了一大堆糖果那样富有哩。

  “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白日每不归,春阳时暮矣。”“丽服鲜芳春。”春天一到,整个气象就不同了。

  院子里有一棵古老的杨树,天气回暖,不见了暮气,枝上密密地挂着毛毛虫样子的花序。我揣着春天的诗句站在门口看它们在风里轻轻摇曳,颜色虽是暗色调的,却着实可爱,令人心情明媚。

  傍晚,乘地铁回家,有两站是在地上的,透过车窗,能看到一条河流,几幢灰色的楼,还有一个幽寂的停车场。这些静寂的物像在地铁一晃而过的情形下,似乎总是黯淡冷寂,缺乏温情。而春天是神奇的,它的恩泽遍及世上角角落落。夕阳的余光柔和温煦,车窗外的世界沐浴在柔柔的光辉里,仿佛有一股家常的饭香在袅袅飘散,亲切至极。

  李白在《春夜宴桃李园序》里写: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会桃花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浮生若梦,光阴短暂。可是阳春德泽,山河浩荡。值得感恩。


我要评论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