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文化网 >> 相约大运闪耀鹏城
真假叶水心

  继续翻阅《容安馆札记》。六百二十六则引《湛渊静语》卷二的一则故事,特别有趣。

  说的是南宋韩侂胄当宰相时,有一天请叶适(水心)先生到家里来闲聊。正聊着,门外有人拿着名片求见,名片上居然写着“水心叶适候见”。在座的都搞不懂怎么回事,韩侂胄说,待我去会会那一位水心先生。于是很客气地接待了来客,交谈中提到叶适文章里的话,来客说:“这些都是少作,后来都改过了。”于是把改过的文句读了出来,果然精彩得多。韩侂胄很是高兴,请他吃饭,又拿出一个杨贵妃的手卷请他作跋。来客拿起笔就题道:“开元、天宝间,有如此姝,当时丹青不及麒麟、凌烟,而及诸此。吁!世道判矣。”韩又拿出米芾的卷子请他作跋,他当即写道:“米南宫笔迹尽归天上,犹有此纸散落人间。吁!欲野无遗贤,难矣!”韩侂胄大为高兴,悄悄对他说:“叶水心先生就在我家。”来客笑着说:“文人才士像叶水心这样的,天下不可车载斗量也。今天我如果不打着叶水心的名号,恐怕您老未必会接待吧?”来客真名叫陈谠,建宁人。

  这个故事,周勋初主编的《宋人轶事汇编》(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9月)卷三十五中收入“陈谠”条目中,此条中另有一则出自《四朝闻见录》,说陈谠曾送灵璧石为韩侂胄祝寿,石上刻金字,称之为“我王”。后来韩下台,陈也跟着倒霉。陈谠“翰墨本于颜、蔡,世以不得其字为憾。独附韩一节为可恨”。大概没有留下片言只字,甚是可惜。

  这是假做真的故事,同则《札记》又记了真当假的事:黄槆编的《黄九烟先生别集》中有一首《假黄九烟歌》,“序”说:“黄九烟安得假哉。乃旅屩所至,往往有抢竖辈,见其贫贱坦易,而形容复不老,窃相与揶揄云:‘此必假黄九烟也。’因作此《歌》以自问。”歌中唱到:“咄咄白门黄九烟,尔为真耶抑为假。似兹真假两莫据,一个九烟在何处”云云。

我要评论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