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文化网 >> 相约大运闪耀鹏城
冬至诗话

  冬至,既是二十四节气之一,又是古代的一个风俗节日。冬到属农历十一月份的一个节气,位于“大雪”之后。《淮南子·天文训》说:立冬“加十五日指亥则小雪,音比无射;加十五日指壬则大雪,音比应钟;加十五日指子。故曰:阳生于子,阴生于午。阳生于子,故十一月日冬至,鹊始加巢,人气钟首。阴生于午,故五月为小刑,荠麦亭历枯,冬生草木必死。”也就是说,立冬以后四十五天就是“冬至”了。大约相当于农历的十一月二十二或二十三日,所以民间有“冬至不离十一月”的说法。

  冬至,又称“至日”、“长至”、“短至”、“长日”和“日南至”等。这些名词,均由冬至时太阳光照射北半球的情况而来。关于冬至之“至”,古人的解释是很多的。古《孝经说》解释冬至有“三义”:“至有三义。一者,阴极之至;二者,阳气始至;三者,日行南至。故谓之至。”《月令章句》把“冬至”之“至”解释为“三极”:“冬至为三极。昼漏极短,去极极远,晷景极长。”《礼记·郊特性》记载说:“郊之祭也,迎长日之至也。”

  “冬至”作为民俗节日,乃是古代的一个大节,相当于近代以来的元旦(春节),所以才有“冬至如大年”的说法(见清顾禄《清嘉录》)。冬至作为民俗的重大节日,亦称“冬节”或“冬至节”。有些地方称“冬节”为“天长节”、“长至节”或“消寒节”,有些地方称“冬至节”为“交九”、“亚岁”或“履长节”。冬至风俗,主要有贺冬、祭天、祭祖、迎神、辟邪、食馄饨等等。

  唐代诗人杜甫曾写有《小至》《冬至》《至后》等三首有关冬至的诗。其中《小至》诗曰:“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琯动浮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反映了冬至前后的时令变化。不仅用刺绣添线写出了白昼增长,还用河边柳树即将泛绿,山上梅花冲寒欲放,生动地写出了冬天里孕育着春天的景象。于是由眼前景物唤起了对故乡的回忆,所以诗人教儿斟酒,举杯痛饮。看来诗人的心情难得的舒适。

  宋代词人吴文英亦写有《西江月·丙午冬至》,词曰:“添线绣床人倦,翻香罗幕烟斜。五更箫鼓贵人家。门外晓寒嘶马。帽压半檐朝雪,镜开千靥春霞。小帘沽酒看梅花。梦到林逋山下。”抒发了词人于冬至日看到阳气始生的愉悦情怀。冬至节到,绣女添线而感到疲倦,贵人家五更响起箫鼓,门外却是寒气马嘶。在这气候变化的时节,已透露出春意,词人面对帘外,饮着美酒,看着梅花,不觉而想到了被称为“梅妻鹤子”的林逋,心情超脱而惬意。




我要评论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