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何进诗五首
更新时间:

   ● 影子用以填补宙宇的凹洞

  也许,这来自另一个星球的

  灵性生物,比真实的事物更加

  莫名的温存。披一层薄薄的

  寡欢面纱,确切地说,它是人类的

  终身卧底。我看见一个小男孩

  在缀满眩光的地板上,紧随

  这个变戏法的大师,嬉戏着

  奔跑着,被追赶着。这时

  它像个酒鬼,醉眼蒙眬地捕捉

  极光,放牧起东歪西倒的世界

  终于,那个小男孩如一座孤岛

  倒下来,影子立即变成一串

  陈述句,爬上屋顶的葡萄架

  成为一尾鳝魚。而后,又幻化

  为一个蜷缩在旅行包里的

  小兽。它永远是光的伴侣,有光的

  地方就显现,不隐瞒,不偏颇

  不张狂。它也是黑暗的骑士,勋章

  挂在月桂的枝杈上。有时

  还是一座雕塑,用以填补

  宙宇的凹洞

  ● 雪花

  在窗前,我看见雪花

  开始缠绵阴雨,躯壳

  簇拥躯壳,从天而降,灵魂

  很快结成冰,像张慧谋瘦削的骨骼

  堆成的词语岩层,眷恋没有底片的

  节目。谁也没有告诉

  对方,欲望的手铐,占据了

  时间捆绑的脚步声。它们都宛如

  大管风琴的元音碎片,在天穹

  的死亡之中复活。繁殖出一种

  稀释的尊严。当世界乘上了

  夜航班,影和梦,与她们的重量

  相同。我内心的原始森林,顷刻间

  也覆盖了一层薄薄的

  失眠的声音

  ● 瓷盘

  我曾以一个陶师的身份

  在景德镇的某个官窑,在一个

  瓷盘的胚胎上,写下了“无尘”

  二字。把它放入熊熊的炉火里

  煅烧,经历过煎熬,终于

  熬出了深秋的气象。我把它摆在

  客厅的正中,如一剂清淡的

  广东凉茶。心里总是隐含着

  一股淡然的香气,世道人心

  大体上仍有木质的味道。昨天

  “无尘”的纹理里,似乎蒙上

  一层薄薄的灰尘,散发着久远年代

  渔轮发霉的气息。我赶紧将其

  当成屈死的魂灵,把它抹掉

  像抹掉自己一生的波澜,和荣枯

  兴衰。后来,在某个冬天

  我不小心,把瓷盘摔碎了

  留下一地的哀伤,那些残骸

  不再符合语法,如史书上一个

  悲怆的病句,成为了时间的

  锈迹

  ● 潮湿的三月

  早上起床,发现玻璃窗户

  滴着雾珠,像里尔克湿涩的

  眼泪。速滑的,又如自己

  长满苔藓的故事和恍惚的

  烛光。刚用手指草上的

  书法,幻化成一个零乱的

  世界。那些水珠从上而下

  直流,有的悬垂于忧郁的

  碧空,透明的欲念四顾

  茫然,有的钻进了我体内的

  蝉声里。这时,卧室内

  冷飕飕的,三月从暖暖的

  被窝里爬出来。那些柳絮

  在窗外飘落,远方的原野、

  山峦起伏着,成为悲伤的

  揷图。三月,一边在游戏

  残雪,一边在释放火焰与

  波澜

  ● 谒腾冲国殤墓园

  推开阳光的门

  我把一个白玫瑰扎成的

  花圈,轻轻安放在

  壮士们的墓碑前。鞠躬后

  世界忽略了尊严的痛,面对

  不朽的死亡,时光像遗落的

  悲伤,又如一个虚静的

  子宫,能和女人一样妊娠

  生育种族的子嗣。这里的

  三千多个墓碑,如生命的

  容器,积蓄着士兵、将军的

  怒火与血性!这时,秋风

  缝补着痉挛的天空。太阳西去

  留守的影子,盛满凋零的

  柔霞,和凄美的容颜

  蝉声的疼痛,就是一个

  民族骨头的庝痛。隐约中

  我听见了蜷缩的灵魂,不停地

  呼唤着国家、兄弟、妻子、儿女的

  名字。哦,逝者如斯,紫色的

  白色的花朵铺满草地

  墓穴里行走的光明,忽然变成

  喜鹊,游弋于自由的

  云影里

  何进,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中国作家》《诗刊》等刊物,出版诗集《影与光之间》《柔软的事物》,作品多次入选中国年度权威诗歌精选等。现居深圳。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