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女书传人: 拯救女性世界古老语言的“花木兰”
更新时间:

  3月8日,在湖南永州市江永县第一小学,身穿蓝色粗布衣、高盘发髻的女书传人蒲丽娟,正在用女书教该校女书兴趣班60余名学员吟唱古籍诗文。

  “我经常奔走在江永和长沙两地义务开展‘女书进课堂’活动,宣讲女书文化,希望吸引更多青少年关注、学习和传承女书。”蒲丽娟说,她带着女儿深入江永县18个边远瑶寨,书写、赠送女书春联千余幅。

  女书是目前世界上发现的唯一的女性专用文字,起源于湖南省江永县,字体呈长菱形,秀丽娟细,似蚊似蚁,仅在当地上江圩镇及周边一带的妇女中流传,属中国非遗文化保护项目。2005年,女书以“全世界最具性别特征文字”被收入《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目前,江永女书正在冲刺国际标准字符集,并积极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受“母传女、老传少”的传承方式和“人死书焚”习俗的制约,以及高龄女书自然传承人的相继谢世,江永县内能读、写、唱女书的人越来越少,如今仅有七位经县政府部门考核认定的女书传人。现年52岁的蒲丽娟与母亲何静华就是其中的两位。

  得益于母亲的言传身教,蒲丽娟自幼就全面掌握了传统女书的读、写、唱,以及刺绣、织锦等女红技能,能吟唱女歌200多首和16种女书曲调,出版了10多部女书文学作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收藏了她创作的女书长卷《消除对妇女歧视宣言》。

  2016年6月,82岁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何静华因脑梗塞致使半身不遂,传承女书的接力棒就交到了蒲丽娟手中。

  “女书睿智而美丽,体现了女性坚忍不拔的精神。”蒲丽娟表示,传承女书不是简单的读、唱、写,还要传承女书文化中蕴含的女性自尊、自强、自信的精神与睿智。

  1988年出生于江永女书文化村的胡欣是最年轻的女书传人。她呼吁成立“江永女书基金会”,募集抢救保护资金;与清华大学教授合编《女书书法字典》,为女书爱好者提供参考典籍。

  近年来,为拯救濒临失传的女书,江永在女书流传的核心村落上江圩镇浦尾村兴建江永女书生态博物馆,邀请女书传人开设学堂招生授课,力图让这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得以传承。

  江永还组织女书传人在联合国日内瓦万国宫,以及瑞士、法国、日本等地参加女书习俗展,把这一神秘的女性文字推向世界。2015年10月,江永成立的女书文化传播公司在联合国文化产权交易所挂牌上市,致力解决推动女书保护传承和开发的融资瓶颈难题。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