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她的微笑
更新时间:

  Kholifah抱着阿双,一直缓慢地对她说“爸爸”,好像在训练她唤我,不知是偶然还是果然,阿双连续叫了几声“罢罢罢”,嗓音清亮,大家都笑了,夸她聪明。依我观察,阿双肯定是会跟人对话了,只不过暂时使用她自己的天然语言。

  天气不错,建议她们到前院照相,秀丽抱阿双照,她提醒我:“你不要又只注意到你女儿,别人也要拍进去。”这是阿双初次在户外活动,对面明道小学运动会,喧闹声使她的活动带着节庆的意味。阿珊情绪不太稳定,不愿意照相,我很忧虑,急于寻找答案,却手足无措。

  我清楚觉得阿双对我有好感,当我凝视她,她对我笑;当我抱着她,让她的头依靠在我的臂膀,她是全然的放心。现在,整个屋子都是她的气味,我的棉被、她的房间、沙发……她会将玩具放入嘴里;对声音有准确的反应,你在不同的位置唤她,她会将脸朝向声音的方向。

  从办公室回家时,还带着坏心情,那真是令人不快乐的地方。踏进家门时我犹担心阴霾的情绪尚未调整好,看到阿双,乍然放晴。她安静地躺在婴儿床,见了我,露出微笑,我也笑了,她笑得更灿烂。真神奇啊,阿珊和阿双,她们的笑容完全能够拯救沉沦的灵魂,我真幸运,有这两个女儿。离开她们的房间时,“等一下,给你的礼物。”我从秀丽手上接过来,原来是阿双的尿布。

  秀丽的乳量锐减,阿双没吃饱就不耐烦地啼哭,听说人家用苜蓿芽喂养乳牛,牛乳的产量十分可观,也许我明天该去买一些苜蓿芽给秀丽吃。

  阿双在客厅,一直望着我微笑,非常美丽。我觉得她的笑是有意识的,她知道我是爸爸,她一定知道。我蹲在阿双面前,望着她,她笑了,笑得令人心醉。我喜欢她静静望着我,她看人的时候,眼神清明而温柔,深深渗入被观看者的心灵里。她的面容有一种神秘的力量,令人发奋,令人充满自信,令人打从胸中升起一种希望。

  然则她的哭声令人焦虑,有时似乎带着什么难以言喻的苦痛,有时仿佛有千言万语想诉说。

  “她这种哭法,好像我不是她娘,好像她迷失了,找不到妈妈或亲爱的人那样伤心。”秀丽甚至怀疑她对前世的记忆还在,不肯轻易睡着,仿佛一入梦境就跌回某个伤心的场景。

  已经很久没看到秀丽这么忧愁了,她哄抱着啼哭的阿双两小时了,满脸忧愁,又在不耐烦中使用较重的口气对阿珊讲话,讲完话却懊恼不已。阿双大概在深夜十二点多睡着的,秀丽终于靠在我肩上哭了,我明白这种折腾的磨难,心疼小女儿却又无法提供援助,心爱大女儿却又在情绪失控中责骂她。我猜想她们三个是哭着睡着的。

  明天就要去马来西亚演讲了,睡前去看两个姑娘,忽然又很不舍得出门。三个月前我赴大马,阿双尚未出生,如今我重游旧地,已经强烈想念这个美丽的小姑娘了。

  在马六甲买了些肉骨茶香料包回家,煮给家人吃。肉骨茶香料包每包内有两小袋,有了它,炖这种药膳排骨汤很简便。我买一公斤猪肋排,洗净,汆烫。用两公升水,25粒蒜头,煮沸,放进两小袋肉骨茶香料和肋排、些许香菇、高丽菜、胡椒粉;以中火煮50分钟,捞弃香料袋,加点盐。

  早餐喝肉骨茶佐白米饭,相当适配;肋排蘸蒜蓉酱油或辣椒酱油都很好。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