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沪上“深花”
更新时间:

  院子里十几株桃树上,细绿嫩叶密密匝匝的,目光穿过烟蔼雨丝的帘幕望过去,一团绒绒酽酽的春意氤氲——江南梅雨季节常景。“桃花早都开过了,上海今年,倒了好几次春寒。”在姚家浦东新安顿的闺房歇上一宿,朝赴虹桥机场返深。

  前夜是我任职的深圳公益组织在沪上举办一场与中华民族文化有关的沙龙,假座人文声名远播之“季风书园”。上上年岁末,季风店主赴深,喜膺“全国最美书店”类大奖,深圳书店同侪“尚书吧”亦名列其间。“季风书园”名隆,我的私人朋友圈更有不断刷频,移居沪上的老友们纷纷以“我在季风听讲座”圈自白,令我垂涎倾慕。一来二去,此番携云南乡村民族朋友下江南,经上海,除却下午与复旦民族学界之聚首,沙龙选址,便在季风。

  果然便捷无敌,上海图书馆地铁出口,一侧墙面亮着明炽的巨幅灯箱片,九宫格排列的思想文学巨匠像和精选书封——我识的有伍尔芙、波德莱尔、《梁启超与民国政治》。“季风书园”四个深绿字横列店门之上,颜色让人心绪平宁。

  虽然周末傍晚店里书纭人纷,各处却都安稳,读书的,叹咖啡的,人世静好无喧哗;迅速店内环顾一周,但觉选书扎实,心目芬芳。讲座和沙龙场地在书店内侧,引导标示为“季风现场”,白炽灯下,绿字簇鲜鲜的,平添许多春意。

  按学理界定,这场在季风献给上海人民的沙龙,是已拥“大爱之城”的深圳城市公益界在民族文化传承领域践行项目之交流:对云南乡村的民族朋友和娃娃们来说,是他们本民族原生态音乐文化的展演;于深圳的公益与文化艺术界,是交流、传播与传递;于音乐与民族学界,是活态样本的现场观察研讨。

  开场前面对满座,我心中默默赞了一声:毕竟是季风,沙龙前三天才开始消息发布,预热告知,而现场来的朋友,却近座无虚席:教授三四名、企业家四五人,更多从未谋面的朋友们。

  相谈甚欢,且倾且歌,座中几位老友,生命里都早烙下鹏城深深印迹:上世纪九十年代下深圳,立业的立业,成家的成家;进入二十一世纪,又因时代与命运之推手和与上海剪不断理还乱的姻缘,或高管,或创业,携深先进经验为沪发展注入鲜活脉动。他们平日和我谈及深沪,各有臧否:如深圳的商业效率、上海的人文氛围等等,不一而足;而我每次都怀着些许醋意,哂笑他们为占尽双城优越犹然幸福抱怨的不知足人的典范。然本次以我为因由的聚首,却发觉这些归沪“深花”们的共性之一,凿凿乎系季风书屋常客,于心戚戚之余,生出无限傲娇:在深圳绽放过的朵朵花儿们,回到沪上“压枝低”,便是我沪上窥见的江南春天之人文一隅。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