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花期
更新时间:

  其实,你有否留意过这里那些忽冷忽热的春天。冷暖空气总在这时候轮番扰攘反复拉锯。每逢天气暖和,就有成群鲜花开放,才开没几天,凛冽的冷空气又杀将回来。看着那些低温下开着的花,觉得最幸运的花期,应该是春天里最后一次冷空气离去之后。

  天气一路和煦直至炎热,之前没开的花们悉数轰然绽放,全都毋需经历在寒风中的瑟瑟。

  想起一桩尘封得以为已被彻底遗忘的八卦:大学里有一天,传出来我们系的一位学姐被劝退学,原因是她怀孕了。还差一个月就可以拿到毕业证书,毕业论文都做完了。这也不是重点,问题是她被发现怀孕的过程。据他们同班同学说,是她觉得自己不舒服,就跑到校医室看病去了,校医让她做检查,发现已经怀胎4月,遂通知系领导。躲都没法躲,赖都没法赖。本系外系,也不知道有多少同学听说了这件事,在各个宿舍引发了多少窃窃私语和讨论。

  至少据我所知,这消息在本宿舍引发的是为之震动,而且大概全系女生都被惊着了——这,她是怎么想的啊。那段时间,一问起这件事,别系的人都这样开头:“哎你们系的人是怎么搞的,听说……”而他们结束这场谈话的句子也不约而同:“可是,那么……你们不就是学这个的吗?”呃这真令生物系蒙羞。但其实不是学科问题吧,读完初中程度的生理卫生课都不至于如此,这档子事情的每个环节都令大家惊诧于这姑娘的单纯,或者神经大条和缺心眼。她不知道安全期吗,没有生理期的吗,没有丝毫妊娠反应的吗,她怎么会直接就跑到校医室,她不知道那是妊娠检查吗。估计当时本系所有被问到的同学均被询问得无语凝噎。

  好在很快放暑假了,再开学的时候,那一届的学长们都已各赴天涯,大家也渐渐忘了这件事。现在想起来的零星碎片里,说当时她男友是校外的,铁路系统的职工。在那个大学生稀罕得一毕业直接就是国家干部的年代,据说这姑娘原本是不想被分配回原籍,而想留在这个城市。但这事之后的结局,我们这些学妹就没有再听到过任何相关的只言片语。那本来也就是场普通的恋爱吧,这情形若在今天,再晕的姑娘也就照样毕业了。

  花开有时。其实很多的花都没能恰巧地开在最好的花期。

  这怎么……忽然就说起了那些忽冷忽热的春天。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