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第三只眼
更新时间:

  我虽然不在桂林出生,但自幼生活在象山边上,视漓江为我的生命河,有关桂林的点点滴滴,我都会留意,总是希望给人留下美好印象,沈伟东的新著《漓江边》(漓江出版社),自然引起我的注意,很想看看作为一位外省人,伟东眼中的桂林会是什么模样。

  我是很在意外省人的看法的,遇到外省朋友来访,总会问问他们的感受,朋友们出于善意,通常会称赞桂林空气清新,山水秀丽,羡慕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宛如神仙下凡。这样的赞誉,多少受古人的影响,毕竟关于桂林的美好诗句,比如“江做轻罗带,山如碧玉簪。”“千山环野列,一水抱城流。”等等,已成千古绝唱。

  不过古人所谓寄情于山水,大抵也只是把山水当做寄托对象,至于山间水边的草根,则无暇去怜惜,而沈伟东不一样,伟东笔下的桂林朴实而接地气,他关注的是南酸枣黄皮果,还有如南酸枣黄皮果一样鲜活生动的普通桂林人。

  作者在书中说:“我一直觉得有两个桂林,一个是游客的桂林,一个是桂林市民的桂林。我写的是桂林市民的桂林。”这是作者的谦词,其实光做桂林市民是不够的,还要有眼光和心怀,触到常人忽略的城市脉动。作者显然已经把自身融入这块土地,将灵魂交付给山川河流,眼里不再是游人的猎奇,而是对一草一树的关爱。

  伟东的散文集取名《漓江边》,大概在本地人看来,这书名平淡无奇,但是我能感觉出作者的用心,同样面对漓江边几个字,外省人和本地人的感受是不一样的,就如同桂林人看见西湖边或黄河边,心中会升腾起别样的情怀,或者温婉或者豪迈。

  我一直居住在漓江沿岸,距离那条河不足一百米,熟悉漓江边的变迁。先前的江边保留着原生态,连石栏杆都没有,后来新住户渐渐增多,河滩上出现了许多菜地,每当细雨过后,眼前就是一片翠绿葱茏,偶尔还可以听见旁人议论,哪片莴苣或豆苗可以摘了。

  外省人当然愿意看见荒草与鹅卵石,那是风景,本地人则更喜欢菜地与瓜棚,这是生活。伟东把风景与生活融合在一起,给漓江增添了鲜活的记忆,风景里有生动的人物穿插其间,生活中不乏美丽景色做背景铺垫,这是观察漓江的第三只眼。

  如果说漓江有前世今生,史学家注重的是前世,老百姓关心的是今生,沈伟东的散文则是连结前世与今生的黑白织锦,他用绵密的笔触将历史与现实串联起来。我在桂林生活的时间,比伟东要长,可说来惭愧,若论对寻常百姓的关注,对这片产生过梁漱溟、白先勇土地的熟悉程度,他远远超过我。

  我一贯认为散文随笔的最高境界,是与苍天对话,于细微处参悟人生。读沈伟东散文,跟随他的笔触,或行走或遨游,往往不经意间有意外惊喜,是一种慢节奏的享受。

  现代社会有一种错觉,以为节奏越快,文明程度越高,殊不知在看似平静的生活中,也藏着智慧与胸怀,这就是许多作家愿意寓居小城市的原因。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