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黛瓦
更新时间:

  黛瓦之黛,就是青黑色,用贾宝玉的话讲,“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画眉之墨”,黛也是一种颜料,六宫粉黛就是这个意思。不过,在南方,黛瓦一般就是指小瓦,板瓦筒瓦,盖七留三,相抱相拥,鱼鳞一般密密排成瓦楞与瓦沟。顶端盖上瓦当,瓦当下面是花沿滴水,再做瓦脊,讲究的还有飞檐走兽,龙吻翘角,这才是一个完整的小瓦屋面,层层叠叠,繁复缜密,如女儿家的心事,半个括号似的一片片,倒也似姑娘的蛾眉。旧时的房屋常会将几片小瓦连成弧形盖在窗台上,起着遮阳挡雨的作用,若说窗户是房屋的眼睛,那几片黛瓦可不真成了房屋的眉毛?

  也有直接就是四四方方的大瓦片,自有凸凹之处相互勾连。同样是黛色,简简单单,毫无起伏,总感觉不如小瓦那么精致讲究,美感也大打折扣,如今不大见了。

  春日里,人家小院,黛瓦屋面之间,先是紫红的辛夷,再是雪白的玉兰次第开放,映了幽蓝的月光,那般古韵绵长。对面楼上恰好随春风送来一阵悠扬的笛声,吹得人心里一漾一漾,无端的惆怅。再然后,杏花谢了是桃花,桃花凋萎开梨花,梨花之后是海棠,月光如水,橘黄灯盏映得黛瓦上一瓣瓣的,全是落花。瓦屋里的母亲,坐在窗下,一根针,拖了长长的线,穿进,拔出,拔出又穿进,循环往复,针涩了在头发上润一润,就补好了衣衫,同时缝进了美好的祝福、殷切的期望。穿上缝进真挚母爱的衣衫,虽是打了补丁,但我们心里总是异样的温暖。

  下雨的日子,映了黛瓦之黛,雨丝晶亮如根根蛛网,雨大了,猛了,渐成滂沱之势,才会如小瀑布,从檐下瓦沟里泻下。这时母亲会取来水桶,接那天落水,说天上的雨水,乃无根之水,清凉,微甘,泡茶喝,好呢。直到滴答的雨声渐止,阳光又照出来,大大小小的水洼都成了闪亮的镜子,天上竟有了七彩的虹,我们马上大呼小叫着冲出家门,找伙伴疯玩去。雨后的青砖巷,格外清爽,一抬头,鳞次栉比的黛瓦屋顶水灵灵的,还有一两滴雨珠闪烁着,“嗒”一声从瓦当之上落下来。

  多少年过去,我早从乡下搬到城里,蜗居在千篇一律的水泥森林间,却时常在酣眠中听到雨点敲打在黛瓦上的滴答声,想到那些瓦屋里的乡间生活,只能叹一声“一梦春雨常飘瓦”罢了。如今在我们老家,粉墙黛瓦也不多见了。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