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春水煎茶
更新时间:

  张可久传世的散曲最多,数量为有元之冠。相比“美人自刎乌江岸”的伤心《卖花声》,坊间倒是更爱他的《人月圆》。“数间茅舍,藏书万卷,投老村家。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山林生活总是最吸引人,三两茅屋,能藏书万卷。况且在山中何事?唯有松花酿酒,春水煎茶。生命中最美好的辰光就这么淡淡地被两句诗囊括。晨间山花围着篱笆开得疏疏落落,夜间松树上闪烁着萤火虫,山人住山中,饮酒、品茶,翻两页书,俗世的忙与闲似与自己都相隔远山。

  还真见过别人去山上采松花酿酒。也是在清明前后,松花像是青紫色的桑葚,只是比桑葚个头大些,有长长的尾梢。他们采来松花,晒粉存下,煎茶、和了酒曲酿酒,或是同糯米做成小食。素不喜饮酒,却一直认为蔬果植物制成的酒最可亲可爱,酿好的松花酒宕黄清冽,酒味中还有淡淡的松脂香气,盛在白酒盏中,颜色好看得很。

  相较酒,茶便更是寻常可见了。春日偶尔带着料峭寒意,山间小溪飘着粉白色的山樱花瓣,若无情人眼波一样温柔的春水,则茶的滋味便减去三分。茶树这种南方嘉木生而诗意,叶片如栀子,花如白蔷薇,实如栟榈,蒂如丁香,根如胡桃。小时候听过许多茶园中有蛇的传闻,春时摘茶,恰逢蛇从山中苏醒,盘踞在茶园中,碰到个不小心路过的倒霉鬼,便上去咬一口。乡间传说,茶园遇蛇才兴旺,所以茶农们往往捉住蛇也不会打死,只是随手丢去远处。

  清明之前的茶品相最佳,芽叶柔软细嫩,带着浓郁的新茶滋味。又有说清明太早,立夏太迟,谷雨前后其时适中。看过唐人的记载,彼时有人用葱、姜、枣、橘皮、茱萸、薄荷等,与茶一起,煮之百沸。听起来有趣得很,细想来,姜茶枣茶现时也常见,而陈皮茶、薄荷饮也并不难寻,只是茶里加葱实难想象。饮茶难道不是为了口舌回甘?葱味极浓,热水滚煮后更难散去,于是私下猜度,大约那个发明连葱煮茶的是个山东人。

  不懂品茶,却没来由地爱白茶。算起来,所有茶叶中,白茶泡起来最漂亮。清明前采壮硕多毫的茶芽,热水倒入杯中,根根挺立的茶叶上下浮动,似青色的松针。某年的暮春,曾在南方的寺院中里喝过一次陈年白茶,装茶的赤黑小罐不过拳头大小,古朴可爱。当家师父说,茶是三十年的老白茶,药用价值多过唇齿留香之感。我举着茶盅细品,居然体会不出种种佳处,又怕被师父与居士们看出自己只懂牛饮,只好佯装陶醉,举着茶盅,连连称好茶,好茶。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