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肆说唐诗
更新时间:

  卢仝《七碗茶》

  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

  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

  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

  尽向毛孔散。

  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

  七碗吃不得也,

  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

  这几句诗是卢仝《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一诗中的节选。但是就凭着这几句诗和他撰著的《茶谱》,卢仝获得了“茶仙”的称号。据说“喉吻润、破孤闷、搜枯肠、发轻汗、肌骨清、通仙灵、清风生”这七条后来成了日本茶道的讲究。

  喝过无数碗茶,对喉吻润、发轻汗这两条钻研得尤为深入,其他的就不是很懂了。两腋习习清风生,这个在吹电风扇时体会过。虽然茶仙的境界凡人不懂,喝七碗茶就挨两道天雷渡劫然后飞升上仙的事凡人不能,但是读到这几句诗,确实产生了想喝茶的冲动。

  卢上仙在凡间体验生活的这一世,过得并不好。一生清贫,没做过官,只活到四十来岁。有种说法,他是在甘露之变中被枉杀的。这种说法并无确凿的证据,但不这么说,似乎也难以解释他为什么会突然辞世。好歹上仙也是个好喝茶的人,保健养生方面得比一般人强点吧,不是被害的话,怎么能这样短命。

  在作诗方面,卢仝走的是奇崛险怪路线,所以他能跟韩愈聊到一块去。从这几句诗来看,他的风格跟李白杜甫的超级粉丝任华非常相似。来比较一下任华献给李白的几句诗,看看像不像:“古来文章有能奔逸气,耸高格,清人心神,惊人魂魄。我闻当今有李白,大猎赋,鸿猷文;嗤长卿,笑子云。班张所作琐细不入耳,未知卿云得在嗤笑限。登庐山,观瀑布,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空,余爱此两句。”

  说起来,李白的好多诗,大致也是这样狂放不拘的风格,只是在文字、意境方面要高出很多。一个诗仙,一个茶仙,虽然都是上仙,但是各搞各的专业。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