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老来不相离
更新时间:

  日前,蒋方舟在微博上发布了一篇《我妈和我》的文章,里面提到因为不愿意母亲在家乡做老师太辛苦,让母亲提前退休,搬到北京和她同住。我忍不住好奇发问:你爸爸呢?她秒回“我爸爸还没退休,还在老家上班”, 看着她的回复顿时有点哑言,无法想象父亲常年下班回家面临的一室冷清和寂寥的景象。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态度,然而老来伴、老来伴,这相伴的不仅仅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习惯和依赖,更多的是同行一辈子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熟知相伴感。

  除却刚结婚头几年,因经济和孩子幼小问题,妈妈和爸爸分开两地生活,之后他们的分离基本不会超过一年。爸爸的脾气火爆,曾因我固执不婚大动肝火,不敢朝我发泄,无辜的妈妈却因此成为炮轰的对象,那段时间,妈妈的眼泪不曾断过。即便如此,爸爸和妈妈还是村里妇女们羡慕的模范,因为没有哪一对夫妻能像爸爸妈妈那样,既有着亲情的相互陪伴,又能像朋友一样聊天说笑,大部分的夫妻生活里除了争吵,便是无言的沉默和擦肩而过,而爸爸妈妈的争吵是生活的点缀,友爱和谐才是他们生活的主旋律。

  前年休完产假回深上班,爸爸留在老家建新房,只有妈妈一人来深圳帮忙带孩子。那一年,白天自己上班,晚上回家接手带孩子,周末即便拎着全家一起出游,注意力基本都在孩子身上。精力和时间极其有限,于是和妈妈的交流交谈变得极少,很多时候无意识漠视了她的情感需求,不再像未婚前那样,饭后能和爸爸妈妈坐下来喝茶聊天的惬意已经成为历史。妈妈很寂寞,她急速消瘦,是带孩子的劳累,也是寂寞的魔咒,就像蒋方舟文中所言:我妈每天的时间并不是与我相处的短暂的几个小时,而是漫长的空白。

  那段时间,爸爸在家乡因为无人相伴照顾,也消瘦衰老不已。唯一看她痛快大笑或者生机勃勃的时候便是国庆回去探望爸爸,短短不过十日的时间,妈妈瘦削的双颊丰盈起来了,羸弱的身体也健壮起来,神情更是愉悦欢快,爸爸亦如此,那是我和弟弟无法代替、也无法给予的情感养分。目睹过爸爸妈妈的这一变化,我和弟弟约定即便日后我们都需要爸爸妈妈的帮助,也绝对不能再让他们分开而居,他们已经由最初的两个人活成了“我们”。所以当弟弟的女儿出生后,妈妈顾及到公平问题,曾提议爸爸来深圳帮我,她去惠州帮弟弟,被我们坚决否决了。

  妈妈是一介农妇,一辈子没什么才艺、追求、爱好,至多追追韩剧、聊聊八卦、侍弄菜苗庄稼,爸爸打工为我们赚取舒服的生活,老来终于闲适喜欢玩些二胡、古筝,这也不过是生活的小乐趣,彼此才是生活里的头等大事,他们在生活里相爱相损,灵魂情感里相依相伴,我是不愿意因为我们而分离他们的。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