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访谈:中国科幻电影里程碑人物张之路
更新时间:

  张之路:

  (1945年-),中国著名作家、剧作家,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电影家协会儿童电影委员会会长。国际安徒生奖提名奖获得者。中国安徒生奖获得者。文学作品有长篇小说《霹雳贝贝》 《第三军团》 《非法智慧》 《蝉为谁鸣》 《极限幻觉》 《 有老鼠牌铅笔吗》 《弯弯》 《弯弯的辛夷花》 《千雯之舞(汉字奇兵)》 《替身》 《会飞的狗》 《因为有你》 《永远的合唱团》 《乖马时间(霹雳贝贝2)》 《吉祥时光》等,作品曾获中国图书奖、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奖、宋庆龄文学奖等。小说《羚羊木雕》童话《在牛肚子里旅行》分别被选入中小学课本。许多作品在台湾出版,并多次被评为“好书大家读”。电影剧本有《霹雳贝贝》 《魔表》 《足球大侠》 《疯狂的兔子》 《妈妈没有走远》 《乌龟也上网》等10部。电视连续剧《第三军团》 《妈妈》等。曾获中国电影华表奖、童牛奖、夏衍电影文学奖、电视剧飞天奖、开罗国际儿童电影节金奖等。著有电影理论专著《中国少年儿童电影史论》。作品被翻译成英文、日文、韩文等出版。

  可能很多人不太熟悉一个名字:张之路。

  但凡是对中国科幻电影有所了解甚至研究的人,必然会知道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

  一代儿童文学大师,一位中国科幻电影里程碑式人物,踏踏实实勤勤恳恳几十年,从小说到电影,为我们带来了无数的优秀作品。知乎上对张之路老师的评价,全是清一色的喜欢和尊敬。

  通过张老师讲述的那些不曾被大众知晓的中国科幻影视历史,我们发现,原来,中国不是没有好的幻想类电影先例,更不是没有好故事。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各类科幻幻想影片,以出色的故事、精彩的人物塑造,令看过的人印象深刻回味不绝,即使它们放在当今也丝毫不逊色于某些大片。

  那么,为什么那些经典老科幻能有“留下童年阴影”的震撼力?

  为什么我国早期科幻电影离不开儿童类型电影?

  为什么我们国家科幻幻想类电影发展如此曲折?

  或许新生代的一群人对当年的情况不甚了解,或许看过那本超牛的电影理论专著《中国少年儿童电影史论》(2005)的年轻人更是少——它几乎囊括了百年来中国(大陆和港台)所有儿童电影的影片内容、导演和编剧介绍,但我们如今有幸能请到在百忙之中的张之路老师,请他聊聊当年科幻与儿童影视究竟是怎样的盛况。

  访谈:中国科幻电影里程碑人物张之路?

  Q:

  记得80、90年代咱们有好几部经典的国产科幻电影,比如《珊瑚岛上的死光》《霹雳贝贝》《大气层消失》等,让人印象非常深刻,那时候对于我们80后、90后、00后似乎还比较陌生,张老师愿意给大家介绍一下当年科幻片繁盛情况和原因吗?

  A:

  那是改革开放的时期,人们的思想很活跃,也比较解放。国外的电影同时渐渐被国人看到。

  那时候电影局长石方禹领着我们每年召开电影剧本研讨会,南方、北方各开一个。每天晚上看两部国外或中国优秀的电影,《时光倒流七十年》就是那个机会接触的,局长还介绍过这部影片的类型。

  那时在北京还举办了电影厂编剧和导演参加的美国电影讲习班,异国的评论家和编剧的讲演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80年代,中国电影进入了一个繁荣的时期,第三代(比如谢晋)第四导演(比如谢飞、吴贻弓)精力旺盛,第五代导演(82年毕业)进入电影界,带来新的思想和思维。顺带,《一个和八个》《黄土地》等都是那个时期的作品。

  因此,80年代对于中国的少年儿童电影具有特殊的意义:经过总结经验教训、更新观念、尤其是一批年富力强,有较多人生阅历和生活积淀的编导进入儿童电影的创作队伍。他们富有激情、厚积薄发,使得80年代的中国少年儿童电影进入了繁荣发展的辉煌时期,这是中国少年儿童电影创作的第一个繁荣时期。

  这个时期的繁荣和辉煌体现在:出现了一大批优秀儿童影片;成立了专门拍摄儿童影片的中国电影制片厂;基本形成了一支少年儿童电影创作队伍;在理论界和评论界能够听到专门针对少年儿童电影的声音。

  为什么只说儿童电影厂?因为其他厂没有科幻电影!

  1981年6月1日,在政府和各界人士的关怀和支持下,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创建成立,当时的厂名是北京儿童电影制片厂。

  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的成立,不但拍摄出一大批优秀的少年儿童影片,还团结聚集培养了一支优秀的儿童电影创作队伍,同时也在少年儿童电影理论上也有所建树。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为促进繁荣发展中国的儿童电影事业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在这10年的期间里共拍摄了104部少年儿童电影,在1987年一年中拍摄了12部儿童影片,第一次达到了每个月能够给少年儿童提供一部新影片的指标。影片无论在观念的更新、题材的拓展、样式的多样等方面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这个时期的少年儿童电影在经过70年代末的总结和休整之后,呈现了深入而且多元化的创作形势,出现了《苗苗》(1980)、《四个小伙伴》(1981)、《泉水叮咚》(1982)、《城南旧事》(1983)、《小刺猬奏鸣曲》(1983)、《红衣少女》(1985)、《少年彭德怀》(1985)、《月光下的小屋》(1985)、《少年犯》(1985)、《我和我的同学们》(1986)、《我只流三次泪》(1987)、《霹雳贝贝》(1988)、《多梦时节》(1988)、《豆蔻年华》(1989)、《哦,香雪》(1989)等优秀的少年儿童影片。

  80年代少年儿童电影的繁荣不是偶然的,优秀剧作的准备和理论的指引是这个时期少年儿童影片繁荣的重要原因。

  1982年北京儿童电影制片厂举办了“儿童电影文学剧本座谈会”。这个“座谈会”是第一次对在此以前的中国少年儿童电影的总结,也为未来中国少年儿童电影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开创了新的起点。座谈会规模很大,除了电影厂的所有创作人员之外,来自全国各地的中青年编剧三十多人,电影界的许多著名人士都参加了座谈会。会议从81年的12月16日开到12月30 日,会期十五天,大家的热情也是空前的。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的陈荒煤、文化部副部长丁峤、电影局局长石方禹、北影厂厂长汪洋、电影理论家于敏、钟惦斐、汪流、童道明、王迪、金开诚、都参加了座谈会,并做专题讲演。电影前辈夏衍也有书面发言。

  具体说道科幻电影,继《霹雳贝贝》之后,有《大气层消失》《魔表》《危险智能》相继出现。

  各种类型的电影都受到鼓励和支持,在这种环境下,科幻影片的出现不是偶然的。

  Q:

  能讲讲当年做科幻小说、电影的遇到了什么困难吗,您又是怎么解决的呢?

  A:

  有人认为这些“胡思乱想”是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表现。后来就认为这些是“怪力乱神”的东西,不会有人花钱去看的。我个人在丹东还遇到一个小例子,4月30日下午的讲座上,我会和大家分享……

  Q:

  在80年代以前,我国幻想类电影又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A:

  科幻的一部没有,幻想的有一些。

  1949年以后到2004年,在中国大陆拍摄的少年儿童电影中,带有幻想色彩的(虚构样式的),包括科学幻想、童话、神话、魔幻等非写实的少年儿童影片一共有22部,占同期少年儿童电影总量的比例是很小的。就少年儿童对这类影片喜爱的程度来说,这不能不说是个让人遗憾的数字。

  我会给你们详细地列出名称目录,因为我写过一部书,叫《中国少年儿童电影史论》。

  22部非写实少年儿童影片,它们是:1954年《小白兔》(童话)、1954年《小梅的梦》(童话)、1958年《风筝》(童话)、1960年《马兰花》(神话)、1963年《宝葫芦的秘密》(童话)、1964年《小铃铛》(童话)、1983年《下次开船港游记》(童话)、1986年《小铃铛续集》(童话)、1987年《魔力》(幻想)、1988年《霹雳贝贝》(科学幻想)、1988年《邮票旅行记》(童话)、1990年《魔表》(科学幻想)、1990年《大气层消失》(科学幻想)、1991年《荧屏奇遇》(童话)、1994年《魔鬼发卡》(童话)、1996年《魔画》(童话)、1997年《疯狂的兔子》(科学幻想)、2000年《可可的魔伞》(童话)、2001年《太空营救》(童话)、2003年《危险智能》(科学幻想)、2003年《寒号鸟》(童话)、2003年《大宝贝小宝贝》(舞台童话)。

  Q:

  为什么您喜欢科幻类型文学呢,是什么机缘让它成为您的事业之一呢?

  A:

  一个因为我喜欢文学,而是因为我的大学是首都师范大学物理系。物理学科让我对科幻文学感兴趣,也有一定的能力和知识。

  Q:

  请问张老师看过《攻壳机动队》的1995年动画版和今年的真人版了吗,您对真人版电影的故事情节有什么看法呢?两部作品的哲学高度似乎相差太大,您是怎么看待的呢?

  A:

  这个我会在4月30日下午的讲座上和大家分享,欢迎大家到现场一起讨论。

  Q:

  您现在工作繁忙吗,工作之余会如何放松一下自己呢?

  A:

  比较忙,写作、还参加一些推广全民阅读的活动。休息的时候,看看电影,看看书。

  Q:

  您对现在喜欢科幻电影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呢?

  A:

  我很高兴现在有那么多年轻人喜欢科幻电影,我的建议是:我盼望你们不是光喜欢这类电影的时尚和很酷的外表,还会喜欢它们讲述的人性的故事,喜欢片子中的哲学和思想。

  我希望你们当中出现未来中国电影出品人、制片人。出现不光是评论而是拍摄电影的人,出现不光是为了赚钱,而是脚踏实地做实事的人。



文章来源:腾讯大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