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五月食花满口香
更新时间:

  “槐林五月漾琼花,郁郁芬芳醉万家”,才迈进五月的槛儿,朋友就送来了从郊区父母家带来的新鲜槐花,她说:“试试做槐花饼吧,你会喜欢上它的。”闻着这甜甜的清香,看着这蝶一般白中透绿的可爱小碎花,记忆深处的五月霎时被打捞上来。

  槐花好吃不用养,童年的乡下,槐树槐丛如同乡野的土孩子们,路边、河畔、田间长得到处都是。最为茂盛的是果园周围的护园槐,枝杈交错成网,五月就开成十面花墙。果园主人不想槐丛长得太高,就允了放羊的孩子牵羊来吃较低处的槐花槐叶。绵甜的清香陶醉了嗅觉,小孩们捋槐花,贪婪那一丝平素少见的甜味,羊吃饱了有时候也望着槐花发呆。最会做槐花饭的还是奶奶,她都是先将盐水化好再和面,打进去鸡蛋顺时针搅匀后,再掺入洗净的槐花。面和硬了清蒸槐花饼,面和软了用油烙槐花饼,如果和成糊状则可摊成“咸食”,还可以在煮粥时撒进去熬一锅花粥。家常的农家饭还能吃出悠悠的甘甜的花香味儿来,清浅明朗的幸福溢满心头。

  如果不是母亲热衷养花,我至今也不会知道,开得那么奔放、香得那么深情、白得那么洁净的花朵可以吃。母亲不忍心采摘开得正艳的栀子花,只待它们将败未败的时候,轻轻一弹,花瓣便跌落掌中。炒栀子花工序简单,也不必加复杂的佐料,将花瓣清水略洗,开水焯烫半分钟左右,把切成细丝的黄姜绿葱叶儿炝锅后,将花瓣倒进去翻炒至八分熟撒盐搅匀即可,依照各人口味,也可以稍加点白糖。吃栀子花是一种美妙的感觉:微甜不腻,丝滑绵软,像品一句悄悄的情话。

  中学时我常常在周末到香河县的闺蜜家去玩,在她们村,南瓜花是一道好看又好吃的家常菜,菜园里或院墙下随处可见,花开得憨厚朴实,却又与农人有着天人合一的亲切感。闺蜜的爷爷是个中医,他常告诉人们多吃南瓜花,说它清热抗癌祛疲劳,而且味美不花钱。南瓜花的做法就更多了,裹面糊轻炸、清炒辣炒、煨汤皆可,我独爱吃的就是她妈妈做的南瓜花猪肉馅的包子。同样是油盐酱料,因为工序做法拿捏得恰到好处,阿姨的南瓜花包子是连邻里都赞不绝口的。

  五月,花事不绝,花花堪吃,而好吃的花多数在乡下。五月能入口的花,还有能泡茶喝的蔷薇花瓣、石榴花瓣(晒干),剪一筐韭花做成酱更是不可多得的美味。花营润了脾胃,又柔和了心肠,因而经常爱花食花之人,往往身轻体健又性情温和可爱。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