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习以为常
更新时间:

  楼下的玉兰花又开了,每天吃过晚饭,我总喜欢到树下走走,感受一阵春风一树摇的欣喜。一同赏花的,还有一位中年人。最近几天,我发现他不再来了。那次偶遇,问其原因,他莞尔一笑,老看一种花,有什么意思?那边的海棠、桃花和蔷薇也都开了呢!

  不得不承认,在玉兰树下待得时间久了,初见花开时的那份欣喜日渐衰减,即使花儿依然傲立枝头美艳如初。

  常听人言,每天的生活单调机械乏味,实在无趣。有时候我也有同样的感受,那段时间,我甚至想到了辞职。征求家人朋友的意见,换来的却是冷冷地不屑一顾:得了吧!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这份工作虽算不上令人望尘莫及,但也让不少人羡慕了,去人才市场看看,多少人为了一个岗位望穿了眼,挤破了头,你倒好,还有闲心说这样的话!

  自认为,想辞职换个环境的人不会在少数,但“辞职”一说多半只是减压的一种方式,在那看似毅然决然的背后,仍懂得衡量是否有能力“辞”得起,知道一时的满足有可能成为长远的负担,便继续在泥潭里挣扎,继续重复着离开和不能轻易离开的念头。

  “久居兰室不闻其香,久居鲍市不闻其臭”。有时候,我们并非真正厌恶了某种花开、某项工作或者某个圈子,只是由于长期的浸染,让我们对周围的一切太过熟悉甚至麻木,从而产生了审美疲劳。在不知不觉间,将一个个本来生动可人的日子过成了习以为常的机械重复。

  习以为常,是颇令人感到无奈甚至可怕的。那段时间,一位朋友始终沉浸在失去母亲的巨大悲痛中。他告诉我们,母亲在世的时候,没感觉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那样过。母亲离开了,才发现竟是那样的不适应,才觉察出她对自己以及整个家庭而言是那样的重要。早饭没人给提前做好了,孩子没人给接送了,衣服鞋袜没人给熨烫整理了,晚归时没人等着给开门了……原本波澜不惊的日子一下子过得手足无措了。最为关键的是,母亲的离开,让自己的心灵一下子没有了归宿。以前怎么没感觉到呢?如今只能在怅然中承受“子欲养而亲不待”的追悔莫及。朋友的话引人深思:我们是不是这样呢?父母起早贪黑操持家务,可是我们已经习以为常,习以为常到忘记了感恩和珍惜。

  再说现在的小孩子,为何没有了我们当初盼年盼节的那份激动?小时候,我们盼的是能放鞭炮能疯跑,能穿新衣能吃肉。要知道,生活不甚富裕的年代,想得到这些,是多么的不容易。而现在呢?这一切,又是多么唾手可得。放眼四周,现在有多少孩子,在习以为常的好日子里变得身在福中不知福。

  也有聪明人。朋友大超和老婆结婚十几年,两人出双入对,恩爱有加。说起这个话题,他告诉我,让爱情长久的秘诀就是新鲜,所以两个人总想着变换花样过日子。比如,今天去徒步,明天去骑行,后天一起做顿晚餐,到了大后天,就分别约朋友聚会去了。别说庆祝生日等重要节点各有花样,就连吵架后道歉的方式也绝不重复。用夫妻二人的话说,不把日子过成套路,生活才会为你绽开一朵花。

  只有在坏人那里受了委屈,我们才会发现曾经待过的地方多么美好。习惯了“伸手开灯”的便捷,当进入一个荒山承受几天的黑暗之后,我们才会发现日常的生活是多么的幸福。

  看腻了一种花开,放眼观望另一种植物,时间一久,同样会感到稀松平常。厌倦了一份工作,迈步走向另一个领域,当新奇变成熟悉,熟悉沦为乏味,又会陷入一个“山重水复疑无路”的困顿之地。

  心境不变,走到哪里都是牢笼。

  除了需要在习以为常的生活中擦亮眼睛与心灵感知平凡点滴中的美好,再看看地球另一端那些在战火饥荒中流离失所艰难度日的人们以及陪伴在我们身边的家人朋友,我们还应该惜福啊。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