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鹏城一壶酒
更新时间: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这句诗风靡网络、引发全民接续的时候,我不幸醉倒了几次,后果还比较严重,脑子“断片”,酒醒后不知怎么回的住处。有次,手上腿上留有轻微的擦伤,大约是路上摔倒的“纪念品”。自己呢,什么都不记得了。

  几桩醉酒的“糗事”,颇令我汗颜。我不嗜酒,也没多少酒量,酒的口感和味道,在我看来,远比不得喝甜品饮料舒服。若说心有烦恼,需要借酒消愁,追求麻木时片刻的忘却,似更没必要,我那些所谓的人事烦恼,实在微不足道。最终,我只能将醉酒归因于现今年龄渐长,酒量更差了。后悔喝酒时不该那般豪爽尽兴,带着醉酒的“伤痛和领悟”,我也关注了一下深圳的酒风。

  深圳虽是名副其实的南方,酒风却一点也不“南方”。作为移民城市,北方的酒风早已在此落地生根。天南海北前来打拼的人,到了鹏城深圳,无不抱着大鹏展翅、扶摇直上的梦想,联络关系、对洽谈判之类的人际往来,自然少不了。此时,那些酒,不拘白的、红的,啤的、洋的,就成了最好的媒介。市井百姓寻常小聚,大凡有酒在桌,觥筹交错,气氛也便活色生香。

  对于喝酒的场景,我抱有一种理想化的愿景,认为那应该是襟怀坦荡、快意人生的,应该是酒逢知己、相见恨晚的,也应该是不醉不归、酣畅淋漓的。在深圳,这种愿景,大约只能是奢求。很多时候,人们吃的是“一次性饭局”,生不出点滴的情谊,酒桌上,除了客套还是客套,蜻蜓点水般的数杯酒后,即迅速相忘于人海,无人会感念素昧平生同饮一壶酒的缘分。

  大家都进化得极其聪明,知晓在酒桌上如何圆滑地自保、精致地利己。商业对手、职场同事,酒宴之上,推杯换盏之间,试探、陷阱、防范,直把一壶酒喝得步步惊心。这也罢了,或许人在江湖,都身不由己。更常见的,是一群没有利益瓜葛的熟人,上了酒桌,依然端着架势。一壶酒,喝得如鲠在喉,彼此之间的交情,正如那浅尝辄止的酒,疏散而寡味。

  倘若看到相邻酒桌上的某个人,觉得似曾相识,想要搭讪,于是打算提酒去碰上几杯,闲扯几句。那可实在有点犯大不韪。对方未必如你这般“江湖儿女多豪情”,乐得与你把酒闲谈。连与你一块喝酒的酒友们,大抵都会以为你有病。

  醉酒之后,假使不慎忘却归路,醉卧鹏城街头,那也绝对不会成为美谈,毕竟你不是李白,也不是苏东坡。都市橘黄的灯光下,路人经过你时,可能只会鄙视你一声,“酒鬼”。想到这些,我很庆幸自己初到深圳时,一次喝酒,因为稍有点蒙,只是任性地躺在草坪上仰望了一下星空,没有直接横卧街头被人耻笑。

  想象中的那种略带古意的酒风,在深圳,肯定越来越难寻觅。但鹏城一壶酒,我依然留待与人畅饮。虽然,我确实不胜酒力。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