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肆说唐诗
更新时间:

  李贺《古悠悠行》

  白景归西山,

  碧华上迢迢。

  今古何处尽,

  千岁随风飘。

  海沙变成石,

  鱼沫吹秦桥。

  空光远流浪,

  铜柱从年消。

  二十多岁时倾心于李贺这位二十多岁“倾心死亡”的诗人,曾经试着把他的《古悠悠行》“翻译”成现代诗,有几句是这样的:是否我们曾拥有过什么/又将它们永远地失去了/譬如某块石头曾经拥有过海/而时光却从不曾失去行走/渺小的人们/无望地看着他/带走了一切。

  后面的二十多年,一直在回忆前面的二十多年。

  “筠竹千年老不死”“瑶姬一去一千年”“身死千年恨溪水”“恨血千年土中碧”“黄尘清水三山下,更变千年如走马”……李贺有着一看千年的天上眼界,他比起一般人,只是少了几十年的人间回忆。这也没什么,身死千年之后,他的诗还活着、活跃着。

  这首《古悠悠行》没有那些神仙鬼怪的内容,是一首很“正常”的诗,但又不是一首很正常的李贺的诗。

  然而读过又觉得,神仙鬼怪的内容,只是李贺的诗的一层外壳,这首诗显露出的,是内核。

  还是那个李贺。在这首诗里,李贺继续着他对生死、时间等基本问题的思考,继续以秦皇之桥、汉武之柱为喻,讽刺着唐宪宗的妄求长生。不过,去掉了神仙鬼怪的外壳,李贺的诗揭开了一座“剧场”的另一面,在锣鼓喧天惊心动魄之外,是曲终人散后的空寂与无奈。

  还是那个神思悠远又倏然而逝的李贺,无论是发惊人之语还是作空澹之想,他总是在以千年不灭的精神,鄙视着随便多少年的肉体。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