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找钱
更新时间:

  吾乡乡野之人,有句口头禅,称挣钱为“找钱”。一个“找”字,活脱脱勾画出挣钱、赚钱之神。找钱人如一只鹰隼,两眼四看,滴溜溜乱转,找一个机会。

  蹬三轮的,脖子上搭一条毛巾,一大早开始满大街找钱。有一个人想去城北,问:“到城北多少钱?”车夫说五块,那人嫌贵,觉得就这么竹篙子长的一截路,只值三块。车夫刚送客歇下,喘息未定,嫌钱少,提不起神来,不想去,那人就走了,才走了几步路,后面有辆车跟了过来,说,“三块就三块,他不去我去!”某些时候,钱就像树叶子,落到两个人的中间,一个人丢下,一个人捡起。

  木匠找钱,蹲在街角找主家。他在打听谁家娶媳妇,要打家具,打三门橱、五斗橱、桌子、椅子。木匠找到活,就是找到钱。从前一个工30块,现在300块,木匠找的钱,越找越多。木匠手艺好,也不需要自己找活、找钱。他做的家具,卯榫结实,细滑精致,会有人找上门来,甚至预约。一个好的工匠,会有人给他送钱。

  木匠找钱,蹲在街角找主家。他在打听谁家娶媳妇,要打家具,打三门橱、五斗橱、桌子、椅子。木匠找到活,就是找到钱。从前一个工30块,现在300块,木匠找的钱,越找越多。木匠手艺好,也不需要自己找活、找钱。他做的家具,卯榫结实,细滑精致,会有人找上门来,甚至预约。一个好的工匠,会有人给他送钱。

  瓦匠找钱,是在找谁家又要砌房子,找到要砌房子的人,就是找到钱。瓦匠凭一把瓦刀找钱,瓦刀一挥打天下,瓦刀挥舞之间找了不少钱。有个人,从前是个耳根夹支香烟的瓦匠,会找钱,成了一个老板。当然,像汪曾祺小说《故乡人》中的瓦匠金大力,什么活也拿不起,相地定基、估工算料、砌墙时挂线……这些基本功都不会,只能干些搅灰送料、传砖递瓦的小工活,注定找不到很多钱。

  农妇也找钱。农闲时,离春耕还有段时间,农妇在家里做饭、做家务;养猪、带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就琢磨着找钱,她用小锹在地里挖了一篮子荠菜,再挖一篮子马兰头,又挖一篮子枸杞头,拿到集市上卖,野荠菜、马兰头、枸杞头,水嫩得狠,农妇动动脑子,放眼四顾,不费多大事,找到了钱,在田里挖到银子。

  小地方的人,有小地方的找钱方法;大城的人,有大城的找钱主意。一场大雨猝不及防,小贩站在地铁出口卖雨伞,一把伞10块钱,没带伞的买上一把,免得挨雨淋,如果有100个人没带伞,起码会有90个人会买他的伞。

  找钱的视野要阔,这就是思维;找钱的头脑要活,这就是天赋。这就决定了一个人、一辈子,是做打工仔,还是当老板。

  唐朝的商人会找钱。有个叫窦乂的人,看到中郎将曹遂兴的院里有棵大树,遮住了客厅的光线,将军几次想砍掉,但这树已树高根深,怕操作失误,砸倒堂屋,将军正烦着,窦乂找到他,愿意以五千文买下这棵树。窦乂买树后,请来专业锯树队,将树一段段进行区隔,按照从树梢到树根的顺序,砍成二尺多长的若干部分。根据锯下来的形状,做成骰子,卖到赌场,从木头变成骰子,从原材料变成加工品,附加值比购买价升了一百多倍,赚到五十万钱。

  找钱凭眼力,会找钱的人,找到钱;不会找钱的人,找不到钱,这就是有人手头活泛,有人囊中羞涩的原因。找钱的人要懂得谦让、折中,瞅准一个机会。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