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竹海记忆
更新时间:

  牡丹典雅,倾国倾城;莲花高洁,亭亭玉立。但相对于前两者,我却更喜爱竹,为它的淡泊宁静,为它的虚怀若谷,为它的柔中有刚,为它的四季常青。

  我从上世纪50年代便开始与竹接触。那时候,在我家大门口的池塘边,有一块四四方方的小竹园,面积约40平米。园中长满粗细不等的竹子,微风吹来,婀娜起舞,风光别具,为乡村增添了一抹亮色,也给我留下了美好印象。

  然而,我真正走进竹海,则是多年以后的事。

  1982年暮春时节,为完成一件公务,我第一次走进并穿越湖北咸宁的竹海。那是一个细雨蒙蒙的上午;一望无际的竹海上空,无声地飘洒着细雨,滋润着急需雨水的大地。细雨在翠绿的竹叶上聚凝成晶莹透亮的水珠,悬在叶尖,如翠如玉。微风吹来,水珠儿轻轻晃动,倏地向下坠去,在翠绿的竹林子里划出一道道亮丽的细线,坠落于土壤中。前一颗水珠刚刚坠落,竹叶上又聚起另一颗水珠儿,接着又慢慢坠落。这一颗颗水珠不间断坠落的奇景,将竹叶装扮得如仙子出浴,娇润圆柔,分外妩媚,也给青翠的竹海抹上了一道清新的亮色。暮春时节的雨中竹海充满诗情画意,令我心旷神怡。

  十年后盛夏的一天,我到湖南张家界旅游,第二次走进竹海。张家界位于湘鄂瑜交界的武陵山区,盛产各种竹子,竹海如星罗棋布,令人目不暇接。当日中午时分,暑热难当,当我走进公路旁的一片竹海时,远处看只见数不尽的绿竹郁郁苍苍,重重叠叠,一直向远处延伸;近处看则见一株株老竹修直挺拔,直冲云霄,一棵棵刚出世不久的新竹,亭亭玉立,神采飞扬。众多绿竹的枝叶互相交织,犹如一顶顶碧绿的华盖,遮住了火热的太阳,给大地投下一片阴凉。置身于盛夏的竹海,横身顿时充满凉意,仿佛置身于空调房之中,其调节温度的功能由此可见一般。

  去年隆冬一个雪后放晴的日子,我因参加同学聚会再次走进另一片竹海——江西省宜春市明月山风景区的竹海。明月山旅游区位于赣西有“中国宜居城市”、“国家园林城市”等美誉的宜春市中心城西南15公里处,面积达104平方公里。这里的万顷竹海青翠欲滴,与形态各异的瀑布、粗大挺拔的松柏相邻为伍,相得益彰,美不胜收。但是,在我来到这里的前一天,一场大雪突降赣西大地,风景区内银装素裹,远山近岭一片白茫茫。在积雪的重压下,一棵棵竹子原先那挺拔的身躯已不再挺拔,而是弯成了弓形;有的甚至被压得匍匐在地,其竹叶则在亲吻着大地。然而,第二天上午,当大雪不再飘落、雪花慢慢融化之后,昨天那些脊背弯成弓形的以及那些匍匐在地的竹子,又重新挺直了身躯,恢复了往常的模样。虽然经过昨日的大雪摧残,雪地上落满了片片黄叶,但它们依然笔直而立,依然惬意地舒展着腰肢,随风起舞,其斗严寒、抗风雪的顽强生命力着实令人赞叹。见到眼前的情景,我蓦然忆起清代著名诗人、画家郑板桥的著名诗作《竹石》: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几进竹海,不断深化着我对竹子的认识,使我对竹子的印象一次比一次深刻。在我国的传统文化中,竹蕴涵着不一般的思想意义:其四季常青,象征着青春永驻;其外实内空,象征着虚怀若谷;其枝弯而不折,象征着柔中有刚;其挺拔洒脱,象征着正直高雅;其生而有节,则象征着高风亮节。正因为如此,古往今来,无数文人墨客纷纷写诗作词赞美竹子。古人更将它与梅、兰、菊一起,合称“花中四君子”;将它与梅花、松树一起,并称为“岁寒三友”。竹所具有的这些可贵的精神,不正是我们今天应该继承和发扬的吗?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