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家长之约
更新时间:

  游莲花山公园,映入眼帘的不惟姹紫嫣红的花草植被,唱红歌跳广场舞的中老年人群,健步向前的邓小平铜像,绿茵之下,还有一处小小的“婚介角”。

  它太不起眼了,以致大多数游人可以忽略它的存在,从一旁匆匆而过。壮茂的长叶刺葵下,立着绿钢丝制成的网状征婚栏,挂满打印的征婚信息:性别、年龄、职业、家庭状况、择偶标准等,有房有车,条件不凡,以80后的女孩居多。心想如果最终不“婚”,岂不可惜?征婚栏旁,没有一张年轻的面孔,蹲守的是一堆大妈大叔,不惧酷暑高温,有的窃窃私语,谝着闲话,看来有点眉目,有的呆坐无语,两眼茫然,可能还没遇到上眼的。

  征婚者是年轻人,他们没有出面,由年老的家长或其他长辈代劳,那么这个征婚的前面就该加个“被”字,方能反映表面背后的本质。不单是莲花山公园,浏览媒体报刊,许多城市都有类似的“婚介角”或“相亲角”,家长代儿女相亲的现象比比皆是,可能压根就没被“授权”,不晓得子女是否接受家长相中的?婚姻乃人生大事,理应自己去做,马虎不得,新中国诞生的一大变革,是废除了封建的“包办婚姻”这个痼疾,自由恋爱,婚姻自主如沐新风,善莫大焉,这是多少个“小二黑”、“小芹”过去梦寐以求的啊。由家长约定结婚对象,莫非一朝回到解放前?

  听了这话,当家长的也许委屈。并非想事无巨细处处插手,委实是看得着急:孩子们都三十上下了,到了“而立”之年,家却没“立”起来,似乎遥遥无期,不帮着咋办呢?可不想让他们做“剩男”、“剩女”呀。打量周边职场,现在的80后、90后确实和父母辈迥异,有些人表现出对婚姻漫不经心,欠缺主动,个中原因,有工作压力大,无暇顾及个人问题;生活圈子小,没法结交更多异性;惜青春苦短,趁着年轻多玩几年;自身条件优越,不想找个比自己差的诸如此类。为了应付家长的唠叨,甚至出现“租女友回家过年”,“不想回家免逼婚”等奇葩轶闻。这样的儿女,可能不会做“物质啃老”族,却实实在在地“精神啃老”了。可怜天下父母心,对儿女的关爱,总有化不开挥不去的情结。

  这种情结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吾辈又岂能置之度外。回想40多年前,我们这一届面临高中毕业,很快就要走出校门,离开父母的羽翼,“扎根农村干革命,广阔天地炼红心”。学校举办了农艺、裁缝、赤脚医生等短训班,为下乡插队做准备。男女同学之间的话语忽如一夜春风来,千句万句说没完,把几年的憋闷一扫而光,再也用不着表面装蒜不吭声,悄悄给有好感的递纸条这种把戏了。组合知青小组是件慎重的事,理想的是五六个人,男女大致各半组合,分到一个生产队出工干活,开火做饭,过小集体的日子。这种事情家长自然闲不住,尤其做母亲的,用选未来“儿媳妇”的标准看人,对中意的奔走游说,有的知青小组就是由众家长一起撮合的。但小组的男女“社员”日后感情升华,结为夫妻,极为罕见。

  若遇到此,再见已是经年。眼下21世纪00后孩子与吾辈不同,与稍长的90后亦不一样,小小初中生,十三四岁年华,上学放学“拖手仔”不避人,公交车上揽颈搂腰,举止大方。学生早恋,不是啥秘密,早脱去了隐蔽的外衣。然家长们忧心忡忡,担心儿女早恋影响学业,甚至事情出格。于是与青春期萌动的孩子好说好劝,软硬兼施,“约法三章”。唉,父母不易做,一辈子操心费力,无意解脱。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