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从会芳园到大观园
更新时间:

  《庆寿辰宁府排家宴》一回,写凤姐与可卿说完衷肠话儿,进到园子里,有一段骈文,描写园中景致:“只见黄花满地,白柳横坡。小桥通若耶之溪,曲径接天台之路。石中清流激湍,篱落飘香;树头红叶翩翻,疏林如画。西风乍紧,初罢莺啼;暖日常暄,又添蛩语。遥望东南,建几处依山之榭;纵观西北,结三间临水之轩。笙簧盈耳,别有幽情;罗绮穿林,倍添韵致。”

  一直以为这几句,是章回小说中常见的熟语套话,所以读的时候,以前总是跳过去。后来忽然意识到,这里写的是会芳园,是书中唯一一处对会芳园地形地貌的详细描写,忍不住回头再看。

  会芳园在书中出现次数不多,集中在前十来回中,而且马上挪作他用,一般人容易忽略,但这是秦可卿最重要的人生舞台,甚至比她自己的卧房更重要。根据脂批,被删掉的“遗簪”“更衣”情节,就发生在园内的天香楼。自缢身亡后,又停灵于会芳园中之登仙阁,在这里办了一场“白漫漫人来人往,花簇簇官去官来”的盛大丧事。

  秦可卿人生落幕,会芳园随即被拆,并入大观园中。书中说大观园的筹划起造:“先令匠人拆宁府会芳园墙垣楼阁,直接入荣府东大院中。荣府东边所有下人一带群房尽已拆去。当日宁荣二宅,虽有一小巷界断不通,然这小巷亦系私地,并非官道,故可以连属。会芳园本是从北拐角墙下引来一股活水,今亦无烦再引。”可见大观园跨踞两府,会芳园已经被并入其中。大观园的地皮,大观园的格局,大观园的水道,相当一部分是在会芳园的基础上改造形成。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会芳园就是大观园的前身,正如可卿故事,是宝黛故事的前身。

  到七十五回,东府里忽然又出现了一次“会芳园”“天香楼”字样,有可能修大观园的时候,给东府保留了一小块旧花园。但一般认为,这可能是作者最后统稿的时候,漏改了。

  根据书中信息,贾敬生日当在九月份,重阳前后,所以上段骈文中的“黄花满地”“红叶翩翻”“西风乍紧”“又添蛩语”等等,都是应景的写实之语,并非泛拟。

  以此类推,其他句子,也不妨看作写实。比如“纵观西北,结三间临水之轩”,恰好与“会芳园本是从北拐角墙下引来一股活水”相符;“红叶翩翻”,也与后文平儿拉鸳鸯到枫树底下说话遥遥呼应;“篱落飘香”,恍惚有稻香村的影子;“小桥通若耶之溪”,则难免令人联想到沁芳桥、蜂腰桥等等。虽然诸般景物,都是园林必备要素,但由此也可见出,作者下笔,胸中本来自有一幅蓝图在,所以能够移步换景,身法不乱。

  会芳园去,大观园来。秦可卿去,十二钗来。作为一段相对独立的故事,它与青埂峰下、太虚幻境等神话要素,共同构成了红楼前传。这段前传,一个重要特点是:美好得不真实。可卿,是宝玉极愿意亲近的女性。愿意受她照顾,愿意去她房中,愿意亲近她的亲人,愿意接受她的性启蒙,愿意为她心似刀戳。至于她其他的社会属性,道德属性,则全被模糊掉了。这是宝玉的混沌时代,也是宝玉的黄金时代。如梦如幻。

  所以,当他后来游荡在大观园里,情窦已开、烦恼无数的时候,已经只能称得上白银时代了。黛玉虽是三生缘定的木石前盟,但一个灌溉,一个偿泪,终究悲大于欢,离胜于合。没办法,这才是真实的人生。

  至于黛玉夭亡、贾府被抄之后,那就直接堕入黑铁时代。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