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韩愈眼里的栀子花
更新时间:

  有句话形容人犯迷糊,说是脑子里进水了。不是什么好话。要说十一二岁的住校小孩脑子里进了点开水,那是一点都不奇怪。

  我那时候满心盼着自己是外星人的卧底或者遗孤,满校园转悠着想找到点什么奇石山洞裂开个缝掉下去,或者碰到什么奇花异草,触发奇遇开关,那样就不用做功课了。

  终于有一天,在满目全无章法的绿色里发现了一丛绿植,顶着一大朵触目的白。凑过去闻,奇香,香得竟然让人不迷糊了,闷热天气似乎降了几度,忘了藏在天际的幽浮,也没有把花掐走,回课室上晚自习去了。

  好些年后,才知道粤地把那花叫做白蝉,那种花香是冷香。

  又过了很久,才知道就是大名鼎鼎的栀子花。花上面的小黑点虫子叫做蓟马,有杀虫药可以治一阵。不下药的话,摘进屋泡在水里,下一滴洗洁精搅出泡沫,浸一阵再清水漂干净,也行。白蝉还叫白蟾、荷花栀子和牡丹栀子,重瓣,在岭南的开花时节正是北方的牡丹花期,花盛的情形也似牡丹。白蟾在诗词里还指月亮,比如说,“吟窗冷落白蟾蜍”,意思是白月亮。

  按说在粤语里,这花的别名叫做白蟾才是正字。

  至于栀子花,资料里说原名正字是该叫做卮子花。酒杯古称“卮”,这花结的果实特别像小酒杯,故得“卮子”之名,而“栀子”是由“卮子”而来。

  栀子花原种是单瓣的,前两年在山里远远看见一株白花,刨了回来,剪开几截插在花盆里,它们活得相当茂盛。

  粤地管这种叫做水横枝,经常拿来做盆景,其实就是山栀子。

  念大学时知道席慕蓉有首诗,说“如果能在开满栀子花的山坡上/与你相遇,能深深的爱过一次再别离,那么/再长久的一生/不也就只是回首时那短短的一瞬。”

  非常少女的幽怨,当时却是在某位学长抄来泡妞时围观到的,所以此后每逢看到这首就笑场。

  至于满山坡的栀子……大规模种栀子花的记载最早见于汉《史记·货殖列传》中的“若千亩卮茜,千畦姜韭:此其人皆与千户侯等。”

  唐代韩愈的《山石》里有句:“升堂坐阶新雨足,芭蕉叶大栀子肥。”

  而唐代段成式的《酉阳杂俎·广动植之三》里则说:“栀子,诸花少六出者,唯栀子花六出。陶真白言,栀子剪花六出,刻房七道,其花香甚。相传即西域瞻卜花也。”

  花开六瓣,说的就是山栀子开花的模样。

  六出的,还有雪花。

  当年韩愈眼里的栀子,是山栀子,不是重瓣,是单瓣。

  不过,栀子的原产地不是西域,是我国和日本。

  除了山栀子,还有水栀子,也就是雀舌栀子,岭南不多,长江流域以南多,主产地是江西抚州。

  韩愈被贬到岭南潮州,看编年履历,足迹也到过江西,只说栀子花,倒是应该见过雀舌栀子,但是说到芭蕉叶大,芭蕉原产琉球群岛,从海路来的岭南,长得那是相当巨大。

  岁岁花相似,年年人不同。

  那果然是真的。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