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既然青春留不住
更新时间: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早晨看到大学同学发在朋友圈的这一句诗,悚然一惊,不知为什么他会想起这句王国维的诗,满是对于岁月蹉跎青春流逝的感慨和无奈。

  这种感慨,不仅在文人墨客的吟咏中:“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却不道,流年暗中偷换”,也在田间村庄的歌谣里:“我的青春一去无影踪,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青春有多美好,这种逝去就有多令人叹惋,多令人不舍。

  所以,当我随着人流走进首都体育馆,走向郑钧的“私奔”演唱会的时候,我的内心是疑虑的,我不知道当年长发飞扬、有一张帅气面孔的郑钧在人到中年之后,还会不会有“私奔”的激情和勇气?我害怕看到过度的伤怀和追忆,更担心看到属于中年标配的疲惫。

  红色的布景中“私奔”两个大字酣畅淋漓,炸裂的鼓声中,“趁现在一切都还来得及,趁现在我还有勇气,就让我最后再作一次。”还是那金属般铿锵的高音,还是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带着不跟生活和解的表情,穿着红色外套的老郑,一开嗓就让整个场地躁了起来。

  整个演唱会一气呵成,制作精良,每一首歌都打了字幕,最令人赞叹的是介绍乐手的部分,每一位的名字和照片都出现在大屏幕上,伴着个人展示才艺的现场solo。穿着破洞牛仔裤的郑钧,尽管雕塑般的面容已明显带了些沧桑,但绝没有任何中年的颓唐。他没有发胖,目光坚定,唱起歌来,仍旧是被大张伟夸张模仿过的招牌动作,左右大幅度地摇动身体,一只手却紧张地摸着自己的腿,或者上下如弹簧般蹦跳。他在真诚地歌唱,而非不走心的表演。

  活在一个浮躁的“商品社会”,却向往“极乐世界”的纯净,郑钧的世界,是真实而矛盾的。在他的歌声里,一面是现实生活的种种不堪,“雾霾弥漫”,“这一切真是无耻”,“一直努力努力努力,像奴隶奴隶奴隶”,“幸福总是可望而不可即”;一面是诗意的彼岸,心灵的故乡。那里有“此去几千年”的长安,“雪山青草”的拉萨,“自由奔跑”的风马,有“欢声驱散愁容”的热爱,有“生于冬天”的温暖。

  他说,他所干过最摇滚的事,就是二十年前在首体看完庾澄庆的演唱会,太晚了无处投宿,就在公园里住了一宿,想起来一点不觉得惨,而是无比的快乐和自由。

  所以,当他和另一个摇滚英雄高旗并肩站在一起高歌Beatles的imagination的时候,我一个平时不怎么听摇滚乐的朋友由衷地感慨,这俩人也太帅了。我明白他的意思,尽管岁月已经化身皱纹爬上了他们曾经英俊的面孔,但只要他们站在台上,只要他们开口,就仍然是光芒万丈。比起年轻莽撞的岁月,现在的成熟和平静更有力量。

  当全场大合唱“你是否还有勇气,随着我离去”的时候,我的内心已经沸腾如开水,我的声音破碎而闪亮,发出来自肺叶深处的呼啸。既然青春留不住,我们又何必耿耿于怀于它的消逝?就向前走好了,走过湖水、陆地、初生的芦苇以及野花,走向我们的也许并不闪亮的未来。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一切全都全都会失去。”最后的歌唱完,郑钧脸上似乎并无阴晴,却能感觉到他在拼命压抑内心的激动,那一刻,我忽然,非常非常感动。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