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肆说唐诗
更新时间:

  白居易《赋得古原草送别》

  离离原上草,

  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

  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孙去,

  萋萋满别情。

  不知道这首诗前四句的,小学没毕业;不知道后四句的,中学没学好。按理说这么有名的诗就不用我来瞎说了,但是不说这么有名的诗,白居易就没有多少诗可以说了。

  这位唐代三大诗人之一,跟前两位大诗人有显著的不同。李杜的诗可以分为这么几类:有名的、很有名的、特有名的、非常有名的、最有名的、最最有名的。而白居易的诗分两类,有名的特有名,没名的特没名。

  白公特有名的诗,长诗有《长恨歌》《琵琶行》《卖炭翁》《上阳白发人》,短诗呢,除了这首,其他的几首也常在大家的嘴边:一道残阳铺水中,一树春风千万枝,人间四月芳菲尽,谁家新燕啄春泥。还有那个,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赋得古原草送别》是白居易的成名作。“长安米贵,居大不易”的故事大家也很熟悉了。值得一提的是,如果这个故事是真的,那么白居易见顾况,应该是他15岁到18岁的时候。因为顾况最后一次在长安为官,就在这几年。十几岁的少年,能写出“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非常了不得。

  白公的诗,总的特色是通俗。作这首诗的时候,白居易还没有刻意走通俗路线,但一个少年的诗作,想不通俗都难。本来没有什么深奥的,但有的学问家却非得往深奥处理解。蘅塘退士在《唐诗三百首》中认为,诗中是以原上草来比喻小人。说小人“消除不尽,得时即生,干犯正路。文饰鄙陋,却最易感人”。这都哪跟哪啊,我咋就瞧不出诗里有一丝一毫的讽刺意味呢?谁要是拿“小人不知道自己是小人”这种话来怼我,我无所谓,但怼死我也不相信,白居易年纪那么小,就那么的精分而且深邃。

  上世纪八十年代有一本黄雨评说的《新评唐诗三百首》。黄雨先生在《唐诗三百首》的大本营里都没忍住,引述了退士之说,评曰“殊觉牵强”。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