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不忘初心 也敢于创新
更新时间:

  不论对乐队还是独奏家,都是一个挑战。”谈到深圳交响乐团2016/2017音乐季闭幕音乐会暨晶报创刊16周年“朋友一路在一起”音乐会时,林大叶如是说。“挑战”在于两首重量级的曲目,上半场由世界顶级大提琴演奏家王健主弓爱德华·埃尔加《e小调大提琴协奏曲》,下半场深交首演古斯塔夫·马勒《D大调第一交响曲》。这是林大叶上任深交音乐总监的第一个乐季,这位被媒体称为“最年轻的音乐总监”希望能做一个完美的总结。  

  1980年出生的林大叶确实显得活力十足。在前段时间刚结束的深圳一带一路国际音乐季上,尽管与世界顶级音乐家同台,林大叶的表现依旧令人印象深刻。他是舞台上的明星,也是媒体的宠儿,回答起问题语速飞快,时不时还能逗个乐。

  他谦虚地认为自己年纪尚轻,资历尚浅,担任深交音乐总监要感谢很多人,也感叹,自己的经历也只有在深圳才能发生。“深圳对年轻人的支持走在全国前列。”  

  在刚刚过去的一个乐季中,林大叶践行了自己上任时的诺言,“立足深圳,走向世界。”深交在深圳举办了百场公益音乐会,也走出国门,完成了一次欧洲巡演。  

  而他自己也在真人秀《奔跑吧兄弟》中露了回脸,与李云迪一起合作了《保卫黄河》。因为年轻,他并不像一个大众印象中白发苍苍的音乐家。也因为年轻,他敢想敢做,他正策划,让深交涉足电子竞技音乐。“我愿意用浅显易懂的方式,甚至是娱乐方式,让更多的年轻人去接触这个经典的艺术。”

  马勒是乐团的试金石  

  晶报:闭幕音乐会上半场的这首埃尔加《E小调大提琴协奏曲》,可以说相当重量级,如果面对观众,你会怎么介绍这首曲子?  

  林大叶:埃尔加的这首协奏曲在众多名曲中占非常最重要的地位,在大提琴演奏家杜普蕾的传记电影《她比烟花寂寞》中,这首曲子贯穿始终。曲子的部头很大,全部演奏下来要40分钟,几乎是一个交响曲的规模,不论对乐队还是独奏家,都是一个挑战。  

  晶报:你也曾说自己热爱后浪漫派时期的作品,尤其是马勒,谈谈你对马勒的理解?

  林大叶:后浪漫派的作品深深地吸引我,其实我是在上海音乐学院读大学时才接触到马勒,不算早。听了之后,受到洗礼一般,天啊,我长这么大,才知道世界上有这么美妙的音乐,我是一个感性的人,后浪漫派比较能和我产生共鸣。  

  晶报:其实国内的乐迷并不是很了解马勒,大家更愿意听到的还是贝多芬、莫扎特

  林大叶:为什么马勒不被人所知,因为他的作品非常庞大,肢体非常复杂,技术难度对乐团的要求极高,二三十年前,中国很少能有几个乐团能演奏这个作品。为什么我们不遗余力地推广马勒,本身非常伟大的作曲家,他在世的时候,他的音乐不被人接受,在维也纳这个音乐殿堂,很多人听他的作品,评价都是,乱响,不可思议的长,然后大家找不到头脑。马勒当时说了一句非常经典的话,我的时代终将来临,不到一百年,应验了。在西方,演奏马勒的作品,大家都蜂拥而至。这位伟大的作曲家的音乐具有跨越性,超越性。他的作品不是写给在世的人听,而是写给一百年之后的人听。对于全世界的乐团来说,马勒的作品是试金石。只有技术不断提高,才能演奏马勒。一旦技术驾驭以后,人们才能听到,原来马勒这么美,给人精神上的冲击,震撼力才能表现出来。

  王健的技术和音乐结合得最完美

  晶报:您和王健也多次合作,和他合作的感受如何?  

  林大叶:王健给我感触最深的是,作为一个艺术家在舞台上一丝不苟的职业精神,对每一个句子的要求都是精益求精的,在我合作过的大提琴家中,是技术和音乐结合得最完美的。我和他第一次合作在2009年,他已经是享誉世界的大提琴家,之后每一次跟他合作,都能感受他不断地突破自己,趋于完美,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看法,业界公认,他现在已经到了一个非常非常高的艺术状态。  

  晶报:很多音乐家受到年龄的制约,演奏难免会下滑,但王健却越来越好,这是为什么?  

  林大叶:比如说一个音乐神童,在十几岁的时候,展现出完全不一样的技艺,但神童大多没非常长的艺术寿命,但王健是一个例外。我非常钦佩,能保持这种上升,不是靠天赋,而是需要靠大量音乐会的积累,和自己不断地,严格加严格的一种训练。人越成熟,对音乐的理解越深刻,但从另外一个角度,人随着年龄的增长,机能肯定不如年轻的时候。技术在退化,对音乐的理解在成熟,王健完全不会。  

  晶报:舞台下的王健给你留下了怎样的印象?  

  林大叶:特别和蔼可亲的人,在舞台上他紧皱眉头,对每一个音的完成都那么的严肃,气场那么凝重。但是到了台下充满阳光,充满微笑,反而有点像大男孩,台下和他交流没有年龄界限,就像很好的朋友的关系。

  深交的音乐家也会变“网红”

  晶报:今年上了跑男,潮得不像一个音乐总监。  

  林大叶:我们也自嘲,开过很多很好的音乐会,但是没有多少人关注我,但是我上了一次跑男,很多人就哇,你上了跑男啊。道出了我们古典音乐者的无奈,没有办法和流行文化和时代潮流去抗争,这也说明我们需要反思的地方,跑男虽然是娱乐节目,感觉和古典音乐老死不相往来,但其实也能让更多的人知道古典音乐也可以给大家带来精神上的享受 。  

  晶报:您也在上海音乐学院教书,那里出了一支彩虹合唱团,你怎么看他们的走红? 林大叶:艺术是人类的共同瑰宝,就像中国孔子、老子、庄子。但必须要通过一种现代人接受的方式去传播,才能得到更多的普及。我愿意用浅显易懂的方式,甚至是娱乐方式,让更多的年轻人去接触这个经典的艺术,其实在世界各大乐团,每年都花了很多时间举办各种推广活动。  

  有人说彩虹合唱团是离经叛道,是颠覆,我觉得并没有。没有任何一种艺术是死板的。大家觉得贝多芬是古板的,但是在他的时代是超越的。 

  晶报:之后,深交会有类似的创意的推广方式吗?  

  林大叶:我们正在测,明年深交也许会演奏电子竞技的音乐,也会和谭盾先生合作,在现代音乐中融入更多互联网的新元素。大家也看到,现在网红很多,吃面条都有很多人围观,可能以后深交的音乐家也会变成网红,我觉得媒体是高雅艺术的翅膀。 



文章来源: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