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为每段旅程配乐
更新时间:

  生活中,我已经习惯了处处有音乐的陪伴——

  上下班的地铁时光,我在耳朵里插两只耳塞,像两朵盛开的鲜花,人群中,我的身体被挤着动弹不得,心里却是一片灵动飞扬。周末在家做家务,我常开着音响在乐声里洗碗。水哗哗流淌,像跳跃的音符,枯燥乏味的劳动就变得没有那么难熬了。洗澡时也听音乐,选好一个专辑,切换到顺序播放模式,一首首听过去,于是洗澡成了一种享受。旅行呢,当然也不能没有音乐,每一段旅程,我都会为它们配乐,像一个私密的游戏,乐此不疲,个中喜悦,唯自己最有体会。

  有一年冬天,去了哈尔滨,零下摄氏二十多度的气温,松花江已经冻成了一个天然大冰场。我全副武装,帽子围巾手套裹得严严实实,可没有用还是冷。但即便冷,我还是想在松花江上走一走,只因这条江,在我童年时就已无限向往。

  插上耳机,打开李健的《松花江》,把手插进袋子里,我朝松花江的纵深处走了过去。“这是我的家乡,美丽的地方,松花江水,我童年的海洋……”李健是哈尔滨人,这首歌是他为母亲江所写。来哈尔滨之前,我就已听过很多遍,歌词旋律早已了如指掌,那时的松花江还只是一个梦想。此刻再听别有感触,因为我已真真切切来到了松花江,那北国独特的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梦幻般新鲜,冰上滑椅、狗拉雪橇、雪圈漂移……松花江上的冰上项目好热闹。我这里瞧瞧,那里看看,在李健的歌声里不知不觉走了好久,一颗心热乎乎的,哪里还感觉到冷呢。

  黄昏,夕阳红了,远方的松花江索道浮在半空,分割出如画般的天空线,我掏出手机,把歌曲切换到《松花江上》,跟着熟悉的旋律哼起儿时常哼的那句“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热泪盈眶。

  有一个双休日,我去苏州过了一个周末。那次是想去听一场正宗的苏州评弹。其实苏州去过多次,评弹也听过多次,但感觉从前听得有些潦草。于是想补个课,特意去了平江路上的评弹博物馆,那里有江南最雅的书场——吴苑深处。走在熙熙攘攘的平江路上,我没有被拥挤的人群干扰,因为耳朵里正回旋着范宗沛的《摆渡人之歌》,涓涓水声,轻舟拨雾,沉浸在苏州评弹与西洋乐交织的奇妙世界里,恍惚觉得平江路上只有我一个人,是那样的小桥流水,吴韵悠远。

  晚上,住在山塘街的花间堂,对面就是山塘老街。饭后去桥上散散步,看水中的画舫,红灯笼,月影……清风徐来,打开盛小云的《枫桥夜泊》,在夜色里暗自听着,绵柔酥软,声声入耳,那个夜晚,真的感觉很姑苏。

  去杭州时,漫步西湖边,我的配乐是喜多郎作曲、张靓颖演唱的《印象西湖》。那天恰是阴天,下午还飘起了绵绵细雨。西子湖水,烟雾缥缈,撑开雨伞,打开手机里的《印象西湖》,在张靓颖的天籁歌声中,沿着湖畔缓缓走,“雨还在下,落满一湖烟,断桥,绢伞,黑白了思念。谁在船上,写我的从前,一笔誓言,满纸离散……”忧伤的歌声,缠绵的情怀,细雨蒙蒙,杨柳拂水,西湖独一无二的气息在雨中弥漫……你看音乐就是这么容易就能将意境渲染出来,让人的情感跟着丰沛起来。

  有一年去湘西凤凰,我带去的歌是李志辉的《水墨丹青凤凰城》。当时,这首歌已经被我听过无数遍。在沱江边,买了个花环戴在头上,单曲循环《水墨丹青凤凰城》,浅吟低唱的女声,配合着民乐演奏,仿佛拨开了凤凰古城氤氲的雾气,高高的吊脚楼露出神秘的面容。一排洞箫声悠悠如水波逐流,一时恍惚觉得自己乘上了一叶舟,正朝着沉静而悠远的边城荡去……不知不觉,一颗在都市钢筋丛林中穿梭的疲倦心灵,就这样回归到平和、安静和喜悦。很多年过去了,当我如今再度听到这首歌,依然能清晰地回忆起当年我在沱江边的满足和感动。

  旅程中的时光说来是短暂的,然而记忆却可以永恒。有人喜欢用摄影来留住记忆,有人喜欢用文字,而我觉得音乐也可以。旅行的时候,挑一首与当地地理、人文相关或者符合心境情境的音乐,伴着流浪的脚步,不但能给出游增添色彩,当歌声再次响起,也能复苏久远的记忆……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