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母亲的菜地
更新时间:

  自从做完心脏手术,母亲一直闲在家中,觉得日子没滋没味,我给她报了老年太极班,也劝她跳过广场舞,可她兴趣不大,总是练了几天就不去了。

  离母亲家一里的地方,有一块方形的地,四周是橘树,只有那里灰土灰脸,兀自长着一些杂草,还有荆棘。

  “这是谁家的地,我想租下来种菜。”母亲很认真地对我说。

  “种菜?太辛苦了,再说,您还做过心脏手术呢,不能劳累。”我反对。

  “辛苦点怕什么?还能活动下筋骨,省得整天在家像石狮子似的。”母亲坚持。

  “更何况,现在不良商贩那么多,好多菜吃着都不放心。”母亲继续说。

  再争论下去,只会惹母亲伤心。我决定顺从母亲的心意,找到土地的主人,以每年五百元的价格租下这片地。

  看我交上租金,母亲很欢喜。第二天就背着新买的锄头兴致勃勃直奔那块地。当天,母亲一整天都在铲除杂草,累得腰酸背痛。之后,母亲在菜园周围围上篱笆,肩酸臂软。后来,母亲将地全部翻了一遍,背乏身软。这时,菜园初具规模,绽放生机。母亲骄傲地称呼这块地为:“我的菜地。”欢喜得像个小孩子。

  很久没有见到母亲像这样从心底发出欢喜的笑声,我也感到心满意足。

  接下来的日子,母亲每天都要到菜园忙碌几个小时,或浇水,或施肥,或戴着老花镜和虫子斗智斗勇,忙得不亦乐乎。说起菜地更是眉飞色舞。

  就这样,母亲每天扛着锄头,提着铁桶,努力将绿色的梦编织得更精神。我隔着微信,隔着一座城,隔着头顶变幻的云,隔着菜地上的风和雨,和母亲一起经历菜地的成长:发芽,开花,结果。我在微信里参与母亲的菜园生活:翻地,播种,搭架,除草,施肥。只是水源太远,母亲提一小桶水中间要歇三四次。

  我分享着母亲的朝朝暮暮,分享着母亲种菜生活的喜怒哀乐。种菜成了母亲生活的唯一,她忙并快乐着。

  “大蒜抽苗了,你别买外面的,外面的不如我种的新鲜。”母亲说。我点点头:“我不买,吃妈亲自种的纯绿色,多好。”

  “你喜欢吃长豆角,可是这菜招虫,外面的农药太多,我种了许多,够你吃呢。”母亲说。我点点头:“自己家种的最放心。”

  我成了母亲菜地里的常客,有时间就去。没有时间挤出时间也要去。去了就站在母亲的目光里,慢慢地走,慢慢地欣赏,从这一畦到那一畦,不停赞叹。母亲这时候眉眼便弯了,笑眯眯地指引着我观看。我一路看,母亲一路说。时不时弯腰扶一扶藤,捉一捉虫。

  有时候,我正在睡梦中,母亲传来视频,告诉我她在菜园浇水。有时候,我忙得不可开交,母亲传来语音,说她正在骄阳下除草。我马上给母亲点赞,说母亲辛苦了。母亲不好意思地呵呵一笑,说:“确实辛苦,可是,一想到你能吃上新鲜的菜,就不觉得累了。”我便知道母亲是想我回家了。放下手中的事,我飞驰到那片郁郁葱葱的菜地。

  在菜地里,有时会有熟人走过来,赞叹母亲的菜种得好,羡慕我能经常回家看看,陪陪母亲。

  母亲望着熟人,笑着说:“她是惦记这些菜,她喜欢吃新鲜的菜。”

  熟人笑:“油费可就划不来了,你这些菜的价值都赶上鱼翅燕窝了。”

  我赶紧笑着跟上一句:“妈妈种的菜,拿燕窝鱼翅也不换!”

  每次回家,母亲都恨不能将整个菜园搬进车厢。我不能辜负母亲的辛劳,尽量多带一些,哪怕回去吃不了送给邻居。因为我知道,母亲年龄大了,付出,是她的一种习惯。我必须尊重她的爱,把她给予我的全部带走,她才会心安。当然,我每次都给她带去她最喜欢吃的食品,还不时领她到医院检查身体,她都快乐地接受了,总夸我这个女儿孝顺。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