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她的壶中自有乾坤
更新时间:

   江苏宜兴在秦汉时期称阳羡,世间对此处的印象,除带着浓厚玄幻色彩的“阳羡鹅笼”故事外,便是享誉大江南北的紫砂壶。论及紫砂壶的制作原料紫砂泥,以本地为最佳,这种工艺品自此处向江浙蔓延开,继而成为中华国粹之一种,一则因为阳羡文化气息浓郁,二则因为阳羡匠人工艺高超。相传紫砂壶的创始人是明朝正德至嘉靖时期的供春,吴梅鼎为《阳羡瓷壶赋》作序,中有“余从祖拳石公读书南山,携一童子名供春,见土人以泥为缸,即澄其泥以为壶,极古秀可爱,所谓供春壶也”的记载。民间据此敷衍出其另一个故事,说供春曾陪主人在宜兴金沙寺读书,恰巧遇见寺中老僧善制紫砂壶,便偷学技艺。后来,供春用老僧洗手时沉淀在缸底的陶泥,仿照金沙寺旁大银杏树的树瘿的形状制了一把壶,并镌刻上形似树瘿的花纹。烧成之后,这把壶古朴可爱,为人所喜,于是流传至后世,坊间人称供春壶。

  制壶大师谈婷亦制有供春壶,制式不一,或是沿袭古式,供春壶古朴可爱;或是在原定壶身上做艺术延伸:壶身所雕之龙鳞历历可见,龙身却似在云海中若隐若现,能升能隐,兴云吐雾。升则飞腾于壶体,隐则潜卧于壶内,乘时变化,纵横四海,古拙中有大志向,若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万象之志者。虽一小壶,却不矫饰,以之观天地,壶中有乾坤。

  谈婷生于陶都阳羡,为邵大亨第七代传人,自幼受故土文化熏染,又曾游艺于金陵,师从国家级高级美术工艺师贾益芳等专家学者,博采众家之长,知壶懂壶。紫砂壶工艺流程繁复,没见过的人极难想象出制作细节,漫说打泥、切泥、制身筒的千锤百炼,便是最后的抛光过程也极耗时间,匠人以竹片刀沾水,一点点刮光粗糙的壶面,水流人不动,静观匠人心。

  观谈婷所制之紫砂壶,虽外形各异,但皆秉持着“方非式,圆不一相”的古制。天圆地方是阴阳学说的一种体现,汉民族的先民们对宇宙世间如此认知,而紫砂壶便是承载了这一哲学思想。混方的壶身与圆形的口盖代表着天与地,闲适观趣,清然世间,中国人古朴的哲学思想便在一把小小的壶中体现。汉方壶是紫砂壶中历史最悠久的传统造型之一,谈婷所制汉方壶,壶流以四分之三平贴壶筒,壶钮似拱桥,整体观之,比例端庄,似汉代青铜编钟般胥体流畅,古意盎然。公六方圆珠壶钮,壶身缀老梅,或是镌字。又有圆壶如陶韵,红泥为基色,泥色变幻,给人以不同的观感,壶身相配得当,线条柔和婉转,紫砂壶触手犹如豆沙,细而不腻,更显温润肌理。

  将中国古典元素纳入壶身亦是谈婷所制之壶的一种特色。竹为君子,在竹韵系列中,壶身流畅自然、舒放有度,壶柄、壶嘴、壶盖处皆是层层竹节,叶片浮雕于壶身,似竹林密雨后伸展出的一枝新叶。观之幽静、淡然,使人心旷神怡。意趣多元而不呆板,又有壶柄似竹提篮般向上舒展,望之有古朴之趣。

  多年来,谈及最钟爱的款式,谈婷格外欣赏石瓢壶。曼生石瓢、子冶石瓢、景州石瓢,造型各异,线条迥然,然而石瓢壶旨趣皆同:“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石瓢壶敦实英武,朴拙中透出俊雅之气。而繁复花样出现在壶身中则别有一番风味,菱花壶为紫砂壶“筋纹器”之一种,其形成乃因吸收众艺术之长,通体作菱花式,盖身浑然一体,分八瓣组成,有棱有廓,秀丽可爱。壶式由线云壶变化而来,饱满有力,外观“硬”“糯”皆有,壶柄弯曲恰体,端握方便。圆润中藏了锋芒,通体妥帖自然,一气呵成,虽工艺繁复,却丝毫无半点矫揉造作之势,谈婷的人文审美与艺术积淀也使此壶的灵魂与韵味更加丰满。

  型制精巧,不俗不媚,含蓄婉转。紫砂壶有君子之态,在泡茶时既不掠夺茶香气,又无熟汤气,不仅是能使茶色香味皆蕴的实用器皿,且在静饮中对人生百味有着别样的体验和顿悟。茶道所求,无非“涤净烦嚣,淡泊明志,超世脱俗”,而谈婷的古拙紫砂壶无疑与之相契合,情感内敛于壶中,体现出区别于其他壶的精气神。小小一把壶,腹中却吞吐乾坤。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