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走路
更新时间:

  每年七月的第三个星期,附近大城奈梅亨市举办四天国际走路节活动,今年已是第101届。

  参加者必须每日按规定路线行走30公里、40公里或50公里。每天清晨4点起,自奈梅亨市起始点出发,最迟下午6时30分回到该城终点站。

  我居住小村毗邻的考克镇,列为第四日的路线,参加40公里或50公里路线的走路者,及参与40公里背10公斤背包行军训练的军队,都必须行经。

  我没报名参加过走路活动,一则有人数限制,每年约4万名额,以曾参加者优先,世界各地慕名者众,新报名者需看运气排队抽签。另一,得连续四天早起,走完120公里,掂量自己没这个能耐。曾经有一年,我混入走路队伍,从考克镇中心走15公里抵达奈梅亨终点站,花3小时,虽然脚没起泡,却腿酸数日,深知长途行路不易。

  今年走路节的第一天清晨,共计42036人从起点出发,分别来自72个国家(包括中国),其中进行行军训练的有34国,携带代表国家的旗帜,为国宣扬。走路节活动期间,吸引150万人同欢,以目力指认出不同国家或军队的标记为赏心乐事。最终38409人顺利走完全程。

  这一届年岁最老的报名者94岁,准备拿他人生第20次的走路节纪念章,人们翘首期待,可惜没出现;于是走第30次的老人,90岁的Jurjen Pal成为年纪最长的参与者。

  Bert van der Lans 85岁,第四天下午两点半,神采奕奕走回到终点,开怀接受欢呼,荣获一枚特殊的14K金牌。他自1947年第一次参加走路后,不曾错过每年的活动;只有2006年因天气太闷热,走死两个人,主办委员会宣布第三、四日行程取消,他无奈迫停;原本去年第100届走路节是他本人第70次的走路节,延迟至今年缔造大会及个人纪录。

  我没亲眼目睹Bert的走路风采,但碰巧看见Dick Koopman经过,矮胖的他腰上系根线,绑了只高过头颅飘浮的气球,写着斗大的阿拉伯数字“068”,我兴奋地向身边的公婆解说:“他走第68次了。”随即把话吞回——看来岁数不大,怎可能走那么多次?事后,确定Dick有86岁高龄,参加第68次走路,名列第二。

  今年最年轻的参加者Maud Molemans,为了走路节,11岁的他,事前陆续做过175公里步行训练。4天顺利完成每日30公里的行程。

  12岁的Beau Snijder,虽不是全体里年龄最小,却是参加50公里组最小的一员。去年以11岁的小小年纪,参加40公里组,今年闯关距离最长的50公里。他和母亲并排走过我的面前,清秀的脸庞神闲气定,一派大将之风。

  我与家人夹杂在人群中,欣赏走路者行进的节奏,聆听乐队演奏助兴,观看旁观者热心递水、送切好的水果,赠祝贺胜利的英雄花——剑兰。

  看过热闹,对走路这桩事,我有了新的感悟:依靠双脚,让人抵达预期的目的地,走路不单是强健体魄的运动,坚持走路和欣赏走路更创造出美妙的生命艺术。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