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老城的美食
更新时间:

  我对老城的回忆,除了陋巷里早晨的吆喝、灰尘滚滚的马路、蛛网一样伸向天空的电线、大汗淋漓的初夜,就是当年老城里那些小馆子的美食了。

  美食隐士一样隐于民间,往往暗藏在那些毫不起眼的小馆子里。我作为当年老城里一个地道的老食客,小馆子里的美食,我对它一往情深地凝望,我为它昼夜奔走过。

  总觉得那时老城的天,蓝得晃眼,有时空中大团大团的白云,如怀孕的母羊一般缓缓漫步。白云下,老城里还在烧煤炭的小馆子,烟囱上吐出股股烟雾,一直升腾到云霄。小馆子里的大门、墙壁、地板、桌椅上,都有烟火袅绕过后的包浆浸透。这些小馆子更能够温润人心,不像某些大酒店里的杯盘狼藉,有时候它只是作为以吃喝为名义的一个表演场所。

  小馆子里整日飘忽游荡的油烟味,就是烟熏火燎的人生。我热爱着小馆子里的一道道美食,它就是我人生的一部分。尤其是当我遇到人生低迷,遭到美人冷遇,我就大踏步往那些小馆子里昂然走去,每一个步子都是扎扎实实的,小馆子里的每一道菜都对我含情脉脉。

  瞧,我一个人在小馆子里开始啃猪蹄了,开始一个人剥新鲜的花生和毛豆了。我还喝一两杯当年的高粱白酒,眼前的生活,很快出现微醺的醉意,朦胧的景象了。我的忧愁,在邓丽君缠缠绵绵的歌声中烟消云散了。

  那些年,我终日在老城里东游西逛,同一个诗友去城后山上朗诵小诗,天边云层里有远雷隐隐。有天,这个诗友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个咸鸭蛋塞给我说:“文学圈儿里,能吃到我妈做的咸鸭蛋,就你一人!”

  有家小馆子里矮胖的老板有个诨名叫“武大郎”,每逢为我们的吃喝结账,他哗啦啦拨拉算盘时,陪伴我的小女子,都要重新核算一遍才放心,有一次,她发现“武大郎”多收了我5毛钱,“武大郎”带着歉意地退还了我们。当一个女子开始心疼你的钱时,她大概是疼上你这个人了。

  我常常回想起临江吊脚楼边、青苔覆盖房檐上的那些小馆子,我在小馆子里吃下的美食,喝下的老酒,足以让我在年老时反刍老城的生活了。当年那些小馆子,而今已在老城的改造中灰飞烟灭,有天黄昏我站在阳台望着江面冥想,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煮好的猪蹄子跃出水面的情景,那肯定是从小馆子里冒出来的,它回来找我了。

  这些年,好多的人在我的视线里渐行渐远,但老城小馆子里那些美食,我还可以一一罗列:猪心肺炖萝卜、红烧猪蹄膀、红薯粉蒸肉、鸡搞粉、风萝卜炖腊肉、咸菜烧白、凉拌卤猪头肉、糯米腊肉饭……旧日美食归来兮,老城岁月在魂魄。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