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八月秋俗
更新时间:

  《礼记》有曰:“西方曰秋,秋者,愁也。愁之以时,察守义也。”这句话倒是很能诠释何为伤春悲秋,季节更替,光景常换,自然很容易引起人的情感共鸣。比如杜甫,就有一首很写实的秋叹诗《立秋后题》:日月不相饶,节序昨夜隔。玄蝉无停号,秋燕已如客。平生独往愿,惆怅年半百。罢官亦由人,何事拘形役。

  秋三月,主肃杀。处于安史之乱动荡年代的老杜,难免睹秋伤情,写完此诗,他亦不久便辞官,携家前往四川。对比之下,陆游倒是有一首豁达的《立秋后作》:宋玉悲秋千载后,诗人例有早秋诗。老夫自笑心如石,三日秋风漫不知。两诗相比,心境截然不同,倒是有趣得很。

  其实还是《管子》里面说得实在:“秋者,阴气始下,故万物收。”所谓万物收敛,乃成熟也。故而古人有秋社习俗,便是在立秋之后的第五个戍日,农家秋收已毕,立社设祭,以酬土神,称为秋社。

  有关秋社活动记录得最详尽的就是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一书。我每次读《东京梦华录》都心生感慨,难怪后人有一种“崖山之后无中国”的说法,虽然这种历史观有失偏颇,而且非常不正确。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由此可以看出宋朝时期的确是中国古代政治文明、政治制度的高度成熟期。因此才会有《东京梦华录》一书内容这么丰富以及翔实的记录,具有特别珍贵的文献价值,从而有经典性的传世意义。

  说完题外话,还是说回有关立秋习俗话题的一点小趣事。我在高诵芬老人《山居杂忆》一书看到,杭州旧时风俗,她家规矩是立秋这天起就不得再吃西瓜,不许再睡席子,晚上也不能再到天井里去乘凉了。老人百思不得其解,认为可能是她家南宋时老祖宗南迁时带来的北方规矩。看到老人这种想法我就笑了,其实立秋在宋时就有戴楸叶吃瓜豆咽井水诸风,范成大《立秋诗》有证:“折枝楸叶起园瓜,赤豆如珠咽井花。洗濯烦襟酬节物,安排笑口问生涯。”

  至于瓜,应是西瓜。清顾禄的《清嘉录》已写得很清楚:“崔寔《四民月令》,初伏荐麦瓜于祖祢,吴俗则以立秋日荐瓜。按:时食西瓜,盖本《豳风》七月食瓜之意也。”高家不让吃瓜的规矩,倒与古人秋俗不相干了。

  然而高家毕竟是大户人家,立秋一到,管西湖边庄园的佣人就会送来时鲜,嫩藕、莲蓬、青菱和红菱,这些都是在最得令的时候从西湖里现采下来,色香味俱全,足够大宅里的老仆忙活一天。高诵芬老人意犹未尽,还回忆起杭州满觉陇的桂花栗子,坐在桂花树下,吃一碗含桂花香的冰糖栗子,真是其乐无穷啊!

  写《山居杂忆》这本有关百年家族的回忆录之时,高诵芬老人已随儿出国定居在澳洲,笔底所流露的,不仅仅是在近半个多世纪里,生活于保守大家族里一个闺房小姐和家庭妇女眼睛里看出来的世界,更多的则是从一件件习俗小事里,具体体现出中华文化的源远流长。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