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榆树林中虫儿飞
更新时间:

  在深圳寻找榆树不易。我有时候会从一声蝉鸣想到了榆树。我会想:那一声鸣唱是从一片榆树林的密叶丛中发出,穿云越海来的。

  我老早在合肥生活,住的省报大院在更早的时候是李鸿章家族建筑遗构之一,院内外古木甚多,最著名的是玉兰树,还有一些柳、槐、楝、杉、松、柏、冬青、泡桐、法国梧桐、月季等。大门外两边有榆树林子,林子里每棵树的个头并不算高,可是因为它们相距很近,就显得格外丛密;尤其是翠叶如盖,有的地方竟把蓝天白云隔得远远的,仰望都不得见。春天的时候,榆林中长满了榆钱,小孩子们摘了吃,蹦蹦跳跳回家了。

  每年七八月份,这片榆树林主要是三种动物的主场。哪三种?答:金膀壳,知了猴,小孩子。合肥人把蝉的若虫叫做“知了猴”。发小讲,我们逮的这种蝉又有“十三年蝉”之名。若虫的它要在地下默默地守望十三年的黑暗岁月,才冲破厚土,结束寂寞,换得在树上短暂的欢歌。

  我小时候捉知了猴,逮蝉。七八月份是知了猴上树的时间,常在晚饭后拿着手电筒到榆树林,一棵树挨着一棵树照射,只见一个又一个知了猴伏在树干或树枝上,等待着羽化。这些知了猴只能怪自己命不好,被我们捉了去,一时间就丢了性命。当然,更多的知了猴则羽化成虫了。

  我对成虫依然兴趣浓郁,也要逮到它。怎么逮?竹竿加面筋,面筋粘知了。在最细一根竹竿的一端,敷上面筋,把细竹竿套进粗一些竹竿里,增加竹竿长度。我发小家竹竿多,竟套出了四节竹竿。他拿着如此长度的竹竿和一团面筋,雄赳赳气昂昂地去粘知了。榆林中的知了精极了,只要有人拿着竹竿进林了,它们马上就飞往柳、楝等树高枝上。这样的捉蝉与逃蝉总是上演着,都乐此不疲。

  我每有榆树之想,便也想到了金膀壳。我见过三种颜色的金膀壳,黑色者多见,绿色者常见,金色略红者罕见。无论是黑、绿还是金红,在这些颜色上都还带着光泽,闪闪发光,黑得贼亮,绿得可爱,金红的犹如小灯泡,煞是好看。金膀壳振翅欲飞前,是要把它背上的壳子张开的。金膀壳一旦张开色彩美丽的硬壳,一对黑色羽翼立即弹出,一溜烟就飞没了影子。

  金膀壳往哪里飞呢?这样的小虫儿是不可放过的。小孩子把眼睛睁得又大又圆……是以在寻常人看去,金膀壳已是没了踪影,我小时候总是看到它们在榆树林里飞来飞去,终于落在了某棵榆树枝枒上。

  金膀壳,学名金龟子。我对于金膀壳的评价,在小时候只说它“好看”,甚至一声“赞”(读二声),那就包含一切美妙了。现在我会说它是乌金,是绿宝石,是海黄珠子。小时候只是要把金膀壳捉到手,在它的脖子上系一根线,放飞它。可是金膀壳总是逗你玩,让你逮不到它。你瞧,金膀壳在那里大喘气呢。那一片榆林像是金膀壳的天堂,我看它在这天堂里喘气都是爽歪歪的。

  这几日,我在深圳三部旧志中寻找榆树,竟然还是不易,还是无所见。那么就这样写一写榆树吧。



文章来源:深圳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