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向风而歌
更新时间:

  少时看过一部电影《西楚霸王》,项羽被刘邦一路追至垓下,夜宿乌江当晚,帐外弥漫着苍凉悲壮的楚歌。精疲力竭的楚军战士听到乡音,纷纷掩面而泣,倒戈投降。霸王眼见大势已去,不禁仰天长啸,携虞姬拔剑自刎于垓下。

  电影中那段如泣如诉、悲怆动听的楚歌,是由古埙演绎而来,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听闻埙音,印象颇深。后来再次听埙,已是在古城西安求学期间。其时,我是大学二年级生。

  是个夏日,钟楼旁,画觉巷。一位外国游客手中拿着一枚埙,泥土的颜色,梨形的模样,古朴而典雅。看得出那老外很爱这枚埙,却因语言不通,和商贩靠不上谱,在闷热的雨天急得满脸通红。一旁闲逛的我听懂了老外的意思,知他原是要听这埙的声音,便侠义地上前当了回翻译,五旬开外的卖埙人当即吹奏了一曲。

  倘你让我回忆当时吹的何曲,技巧如何,早已无从谈起。独独这埙音,自那日后再也无法忘怀。

  是的,我从未听过如此苍凉的声音,幽雅、静谧、逼仄、忧伤,一切不经意就在这古老而喧嚣的巷道弥漫开来,竟连静卧古巷千百年笑看云卷云舒的秦砖汉瓦,也似乎被它点染,而发出一声哀婉的叹息。如临一个久远的梦境,我一时怔在了那里。那日返校,我的手中小心翼翼地捧回了一枚埙,它是我此生拥有的第一枚埙,一枚旅游埙,价格不高,却也算是圆了彼时一个念想。

  贾平凹先生在《废都》里这样写埙,“那个吹埙人,一身褐衣,在断壁残垣中,双手捧着埙,此时无声,他把埙举到柔软的唇边,和埙的呼吸调整一致,于是,一种沉缓的幽幽之音便如水一样漫开来。”贾先生还写道,“闻之,犹如置身于荒洪之中,有一群怨鬼呜咽,有一点磷火在闪……”

  这古老朴实的埙音,在文坛怪才笔下形容得如此灵动逼真,浓墨重彩,想必读了小说的人都会暗自猜度作者与吹埙人之间的渊源。若干年后和一位大学教授箫笛的友人学吹埙方知,原来《废都》中那立于城墙角下的褐衣人原型本是贾先生好友、我国著名的古埙演奏家刘宽忍。如是,当年存留的一丝疑惑得解。

  埙,是中国最古老的乐器之一,《旧唐书·音乐志》称之为“立秋之音” ,唐朝郑希稷亦曾作《埙赋》,称“塤之自然,以雅不潛,居中不偏,故质厚之德行,圣人贵焉”。如今,在日益繁复和花巧的乐器发展过程中,埙始终独守着一份自然与朴实,因了这份“守拙”,使它渐渐淡出了中国音乐的发展主流,直至现代考古发现才使这一音乐珍品回到音乐家的目光之下。这让我想到了人生,厚德载物。

  爱极了这亘古而来的忧伤,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悲怆,有时我觉得它更像是低吟,是独白,像生命的倾诉,忧悒而深沉。夜阑人寂,当我捧埙于庐下,会惊异地发现,周围死寂的一切得以苏醒。它们正合着我的情感,在乐音里飘摇,世间千年的杨柳春风、悲欢离合,瞬时都归于这十指间的合唱。



文章来源:深圳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