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
 
从天儿说起
更新时间:

  早晨领着妈在镇里散步一两个小时,这是两周来第一次没挨淋,很是侥幸生还的感觉。

  每天阳光灿烂地出来,或者瞅着风雨停歇天色向好才离家,走着走着,大雨点斜楞着就甩下来,弄不好还是小雹子,砸得人生疼。这款纽村特产风裹雨,打伞一点用没有,除了伞见伞毁,好在雨来了跑到咖啡馆或者别人家屋檐下避阵子就能过去,妈怕失眠,不怎么敢沾咖啡,这段为避雨喝了前所未有多的热巧克力。

  在纽村生活的英国人很多,这大半年我在镇上溜达来溜达去,萍水相逢聊过天儿的英国人,都有十来个了。新西兰是全球跟英国本土像到乱真的地方,伦敦的大都市气派纽村没法比,乡村神像,神里神经的天气最像。我在英国待过一个夏天,一天之内四季气象全乎,就差下雪。所以英国人到新西兰一看,风雨无常,冬吃冰夏羽绒,大家碰面也是热烈讨论天气,今天太阳好可爱,这鬼天气下雨没完没了啊,诸如此类,英国人民于是感觉巨亲切,住下!

  这个春天每天都下雨,九月中花开春不暖,动辄八九度,暴雨连绵,加上山区空旷,站在露台上,一眼能望到另外一个山头去,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看着动漫特效似得天空动静,心说不是悟空一跟头飞南半球来了吧。狂风暴雨大作的时候,好像屋子是艘汪洋小舟,说颠覆就颠覆,心里真哆嗦。尤其夜里被暴雨拍窗,都不敢打开窗帘查看院里灾情,怕窗帘掀开那一瞬间,雨水泄洪一样破窗涌入。白天也常常有置身《简爱》风景描写现场的感觉,“早上我们还在光秃秃的灌木林中溜达了一个小时,但从午饭起,便刮起了冬日凛冽的寒风,随后乌云密布,大雨滂沱”,“远方白茫茫一片云雾,进出湿漉漉草地和饱经风雨袭击的灌木。一阵持久而犀利的狂风,驱赶着如注的暴雨,横空扫过。”就是这样。

  纽村人说,这很不正常,9月份不该这样了。年初南半球夏天,早晚清凉到冻,他们也说,这个季节冷成这样,这太不寻常了。

  今天难得晴好,跟妈在流过镇中心的Mahurangi River边的lucy moore 公园山坡上的长椅上坐了坐,视野中绿地如瀑,顶着清澈到透明的蓝天,小月亮都藏不住地现了形。脚下的内海运河边码头,有三两成群缩着脖子在太阳底下昏昏欲睡的野鸭子,海鸥无辜地茕茕独立在码头的船桩上,假的似得,非得走到触手可及的距离,才会举翅滑翔,像一个个不动声色的世外高手。

  warkworth小镇才2800人口,是深圳第一大小区人口的十分之一,每天登高爬低难得见到个人都会热情打个招呼,镇上烘焙屋买的派在旅行攻略上被评为全新西兰第一,butchers dog和咖啡馆的现磨咖啡也有名,这些对我来说都已熟视无睹,唯有天气,也太万千了。北京人讲话,今天天儿怎么样?此栏就从天儿说起吧。



文章来源:深圳晚报